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還要多少人為空氣污染付上代價?
要求政府採納世衛空氣質素指標

(新聞稿 2008年12月14日) 特首在施政報告承諾採納世界衛生組織嚴格的「空氣質素指引」,以代替用了21年、不合時宜的本港「空氣質素指標」(Air Quality Objectives, 簡稱AQO)。不過,香港地球之友「篤爆」政府,質疑政府採納的所謂「最嚴格」指引,只不過是有關指引中要求最低、而且是發展中國家才用的標準。尤有甚者,這個低指標對可吸入懸浮粒子的濃度要求,甚至較本港現行的標準還低,根本無法、也無力保障公眾健康。本會批評,「香港堪稱國際城市,卻使用發展中國家的標準,真箇『醜死怪!』如果不是想胡混過關,那就是置香港人的健康不顧,故促政府懸崖勒馬。」

本會強調,AQO理應擔當保衛公眾健康的重要角色。身兼醫學會健康教育委員會主席的醫學會副會長陳以誠表示,目前本港約有10%至15%的兒童出現哮喘病徵,較15年前4至5%,高出10至15個百分點。他認為,兒童患哮喘病與空氣污染有密切關係,一些空氣中的污染物,如懸浮粒子等,將會令哮喘病惡化。他認為,政府有責任提升空氣質素標準至世衛最嚴緊的水平,他說﹕「香港是世界級先進城市,我們不可以採納發展中國家所採用的空氣質素指標﹗香港同時作為中國的窗戶,就一定要在空氣質素方面扮演leader(領導者)的角色﹗」

港府承諾檢討用了21年、早就不合時宜的AQO,特首甚至在施政報告中表明,考慮採納世界衛生組織嚴格的「空氣質素指引」(Air Quality Guidelines)作替代。不過,政府似乎混水摸魚,所謂的採納,原來是採用「指引」中門檻最低的「中期指標1」。

香港地球之友「篤爆」政府,指「中期指標1」規管可吸入懸浮粒子 (PM10) 的標準 – 全年平均濃度指標,反而較本港現行法例為低,質疑政府是否有良心保障市民健康。 「香港自詡是亞洲的國際城市,絕不應『躲懶』採用主要是發展中國家才應用的『中期指標1』。」本會發言人說,「即使是哥斯達黎加、巴西、汶萊等發展中國家也較香港政府爭氣,採用遠高於『中期指標1』的指標,試問香港政府醜唔醜?!」(見表一、表二)

在香港出生的Sam Inglis,是這10%至15%有哮喘病的一群。他在七歲前在灣仔居住時,一直患有哮喘,直至遷往新界才有改善。家人一直懷疑,犯病可能與灣仔差劣的空氣質素有關。

「每趟由外地返港,香港的空氣會令我感到窒息,如同要喉嚨塞一件衣服般難受。」他說,「香港可以吸入的新鮮空氣,已經像喜馬拉雅山般稀薄。」Sam現在已經17歲,而且鍾情攝影,他希望用鏡頭讓大眾關心空氣污染問題。早前他在藝穗會舉辦了名為「窒息」(Suffocation)的攝影展,列出20多張作品。他稱本港的空氣沒有改善,到他生兒育女時,可能要考慮到其他地區居住,惟他說﹕「空氣污染問題不會因為我們離開而解決,政府一定要下決心改善空氣質素。」

「Sam或許有能力選擇離開香港,但絕大部分無法移民的普羅百姓,難道就要繼續吸污氣?」本會發言人說,「當看到大頭嬰兒,我們會難過;當看到小孩患腎結石,我們會痛心;當我們看到愈來愈多兒童因為空氣污染而患上哮喘等呼吸病,為甚麼我們還要容忍政府採用『中期指標1』交差了事?」

本會要求,政府應採納世衛「空氣污染指引」中最嚴格的指標。即使政府無法讓空氣質量立即提升至相應的水平,但至少能讓全港市民清楚了解空氣的實際質量,而不是含混過關。

本會又說,按政府估計,直到2010年,從交通運輸行業所排放的氮氧化物(NOx)及懸浮粒子(PM10),將會取代發電行業成為空氣污染的源頭。政府應把握檢討空氣質素指標時機,針對運輸行業推行一系列減排政策,例如訂立時間時間表,淘汰歐盟前期及一期柴油車輛等路邊空氣污染的重要來源。

 

 

曾患上哮喘的Sam以他的強項-攝影關注空氣污染議題,然而,計劃採用中期指標1的特區政府,又是否認真關注空氣污染議題?

香港地球之友與陳以誠醫生及Sam,一同篤爆政府所採用的空氣質素指標,只是發展中國家水平,完全不對應香港這個國際城市。

香港地球之友總幹事劉祉鋒(左)、陳以誠醫生(右)及Sam均希望政府採納世衛空氣質素指引。

Sam的作品。(請註明照片由Sam Inglis提供)

Sam的作品。(請註明照片由Sam Inglis提供)

Sam的作品。(請註明照片由Sam Inglis提供)

Sam的作品。(請註明照片由Sam Inglis提供)

傳媒聯絡:2528-5588

香港地球之友總幹事 — 劉祉鋒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主任 – 黃俊賢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