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港珠澳大橋司法覆核個案及跟進



I. 香港之友關注港珠澳大橋司法覆核判決之理據

  • 港珠澳大橋工程的司法覆核結果影響深遠,不僅涉及「環境影響評估」的原則、還包括環境諮詢委員會 (下簡稱「環諮會」)和環境保護署署長的守門角色,對保障本港未來的環境質素至為重要,因此我們認為應作跟進;



  • 近日港珠澳大橋環評事件的風波,社會大部份的輿論側重在政治動機之上,當中極端的評論甚至認為「環保阻礙香港發展」。香港地球之友認為,環保團體更應該趁此機會,提醒社會深思今次判決對香港環境所帶來上的含意及影響,亦希望透過事件進一步提高環評制度的質素;



II. 事件始末

東湧居民朱綺華於2009年11月25日正式就港珠澳大橋環評報告提出司法覆核,案件於2011年3月22日開審,並於4月18日宣判,高等法院上訴庭法官霍兆剛裁定接納申訴人的申訴,判處該環評報告無效。


11

法庭只接納第一項的申訴理據,同意指該項申請不合乎《技術忘備錄》及《研究概要》訂出要求進行「剩餘環境影響」(residual environmental impact),比較有工程以及沒有工程對當時環境的影響,令環境保護署署長無法有效量度工程對環境的影響程度。

法官判決後,環保署可:

  • 補做未有逞交的環評檔,經重新諮詢後即可繼續工程;

 

  • 向法庭提出上訴。



III. 判決的意義

  • 重新界定環評原意?
    此次判決,法官借用提出司法覆核的代表律師所舉的「水桶論」,作為是次案件的一個重要比喻:環評條例,本意為在保護環境。把環境視作水桶的話,那麼進行工程前,應考慮會把甚麼污染物带進去,並且儘量減少把工程產生的污染物带進桶。然而,目前的做法,卻沒有考慮投放的污染物是甚麼,只要水桶一日未滿即可。但這並不是環評條例的立法原意。

 

  • 對工程環評專案的可能影響
    倘若環保署不就此提出上訴,那麼按照普通法,日後其他須進行環評的工程,亦應跟進是次判決,為工程進行基線評估(baseline assessment),得出工程的污染足跡,並由環保署署長一併考慮有關的「污染足跡」及舒減污染的措施,是否在可接受程度之內。



然而,由於是次判決並沒有追溯力,因此不會對已完成環評程式三個月或以上的工程有任何影響。至於未來的工程,例如機場第三條跑道,由於還沒有正式開展環評工程,影響不大。

由於政府可能會對有關判決提出上訴,所以在未有最終判決之前,部份工程可能會延期,政府和港鐵公司就分別主動撤回石鼓洲焚化爐和三份沙中線工程環評報告。


IV. 香港地球之友重點立場

1. 本會支持今次法官對EIA條例的立法精神的詮釋,即以「全力以赴」作為目標,而非當作環境為「大水桶」,一日未超標,便可繼續排放污染物,如判詞中所說:「這方法不能保護環境」。一項工程有很多種設計方案及施工方法,以香港現有的城市地位、經濟財力及生活質素,早應採用更高的環保標準來規劃及施工,將發展項目所帶的影響、對市民健康的影響減至最低。但環保署批准工程許可證往往只是「符合標準即可」,不單未積極鼓勵工程倡議者採用最環保的設計,另一方面甚至連政府自己也帶頭保留過時的環保準則,例如遲遲不肯檢討新的空氣質素指標(AQO),結果以1987年的標準,審批有關2031年的空氣質素預測,極為不當 (詳見)。環境污染持久累積,而在工程規劃時沒有被及時關注,最終受害及承擔者都只是小市民。

2. 本會歡迎法官對基線調查的明確要求及理解,本會認為「有工程」及「無工程」的環境比對資料在環評過程十分重要,這部份的資料可影響工程倡議人應採取什麼的舒緩措施、影響環境諮詢委員會(ACE)所提交的意見及決定、以及是公眾諮詢過程中的重要參考資料。本會要求環保署在未來的環評報告中,必須嚴格要求報告必須提交相關資料。

3. 本港的環評制度漏洞甚多,現時僅可為市民提供「極有限度」的環境保障,本會建議透過今次事件所引起的社會關注,全面檢討本港的環評制度,部份應檢視的地方包括:

(a) 檢討環評顧問公司的獨立性
現時環評顧問公司由工程倡議人出資招聘,等於「出錢請人批評自己」,制度上已明顯欠缺獨立性,容易出現資訊被壟斷的情況。(檢討顧問報告部分,可參考本會以下報告 "顧問天堂?檢討本港環境顧問之遴選及監察機制", 2001.)

(b) 潛在利益衝突
現時工程倡議人及審批環評可以是同一人,荒謬例子包括:石鼓洲綜合廢物管理設施的環評報告,工程倡議人及審批環境許可證者同是環保署,角色衝突不言而喻。

(c) 環境諮詢委員會(ACE)的角色
ACE現時僅為諮詢角色,並無實權。同時在諮詢過程中,根本沒有提供足夠時間及資源協助委員處理數量龐大的報告文件。現時報告及主要資料都是由工程倡議人所提供,並不客觀。政府應加強ACE的功能及角色,增撥資源予ACE聘請獨立的專業顧問,在諮詢過程中協助委員檢視報告內容。

(d) 健康影響評估
目前環境評估的涵蓋範圍並不充份,應採取更具體的環保指標,例如是「健康影響評估(Health Impact Assessment)」,清楚顯示工程對市民健康的影響。

(e) 更具透明度的公眾諮詢過程,包括協助市民理解技術性的環評報告、公開意見被接納與否及其原因等。

香港市民的環保意識已日漸增加,對健康及生活質素的要求已提升了許多,如果政府部門繼續以舊有「得過且過」的心態去執行環境管理的工作,未來將只會出現更多爭拗。本會促請作為審批環境許可証的環保署,必須嚴守把關工作,政府應主動檢討現時的環評制度及積極提升相關技術要求,追上市民期望。

(June 2011)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