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香港經濟日報
2007-9-28

 

政策不痛不癢 藍天哪能重現


「停車熄『火』」。在泛民立法會補選的論壇上,陳方安生說出上述對付空氣污染的「具體」對策,聽罷真的「有火」。


筆者無意倒陳太,但想問:「停車熄匙」對改善空氣,究竟有多大裨益?對付路面空氣污染問題背後,是否有更大的策略?為什麼特區政府說停車熄匙,自己又鸚鵡學舌般的照搬如儀?


特區高層都不是笨蛋,一定知道空氣污染的根源,也知道對策。空氣污染的根源,是老掉牙的:能源政策 (電廠發電模式、公眾揮霍的用電形態),交通運輸,城市規劃和粵港跨境污染。這些問題彼此糾纏,要解決,沒有獨步單方,需要的是決心和整全的策略。


以陳太提的停車熄匙為例,當然可以減少廢氣的滋擾,但若不同時改過「起更多道路、裝載更多汽車」的思維,汽車污染總量未必能有效遏止下來。為什麼我們只有追求「加」的手法,而不懂得「減」的美學?又或者,要是不同時把屏風樓的問題處理好,即使重型柴油車都淘汰掉,路面的污染仍會困得死死。偏偏,領導們提出來的所謂政策,要不迴避議題核心,便是力度不痛不癢,無法讓公眾相信:我們真的可以重見藍天。


記得特首先生在月初出席香港大學論壇時,這樣回應空氣污染的質問:「自從今年7月新一屆政府開始後,我們擁有從未見過這麼好的藍天,你看不見嗎?」


我們是看見藍天,那是前陣子的事了。而且,請別急著邀功。


縱使七月的低能見度時數是減少了,但踏入八月,情況又打回原形,市區的低能見度時數與去年同期一樣。而該月的低能見度時數,也是天文台1968年有記錄以來八月份平均時數的兩倍以上。難道,新一屆政府對付空氣污染的「保用期」只有一個月?這又怎值得高興?


再者,七月份看到藍天,很大程度還是「望天打卦」之故。夏季是香港的颱風季節,颱風一來,空氣的流動較慢;就是說污染物都被困著,吹不散,容易形成高污染或低能見度的情況。由於今年的回歸月颱風很「識做」,未有來港「贈興」,所以沒有讓能見度變差。


要改善天氣,豈能望天打卦?


有位駐港的外交官朋友最近離任,臨行前與其他國家的領事聚餐。聚會上,有領事恭喜這位朋友 -- 終於可以離開這座空氣污染嚴重的城市。外交官很慎言,不會隨便在別人的土地上指指點點;但在他們的圈子內,卻深刻地為我們的環境質素蓋上「黑豬」的戳印。


環保,不過是追求生活質素的基本要求,為什麼會變成望天打卦的事?或許誠如陳太在論壇上所言,政府過去的政策只著重經濟發展,因而忽視了環保。而這種側重經濟發展的觀念很「油膩」,可以把政府的心肝脾肺腎和大腦都一一堵住,堵成「環保便秘」,無法徹徹底底拉得出解決的答案來。


也因為側重經濟,政府才會把空氣質素與保障健康之間的關係給割裂,而且把空氣質素標準的門檻訂得那麼低,等同為污染者派發通行証,讓污染在這些年間橫流。


再說一次,政府高層都不是笨瓜,不會不知道空氣污染問題的根源和對策,但就是不肯、不敢去正面、全面的回應。因為,這樣做要很有政治勇氣、政治承擔和政治智慧。可惜,這都是香港政治人物最缺的。


如果有高官大聲說,政府有「決心」對付空氣污染;很可能,他/她最「缺」的,就是「心」。


在中國的美學太斗朱光潛筆下,香港大學最令他留戀生活經驗,是這樣的:「除掉夏初梅雨天氣外,香港老是天朗氣清,在山頂上一望,蔚藍的晴空籠罩蔚藍的海水,無數遠遠近近的小島嶼上矗立青蔥的樹木,紅色白色的房屋,在眼底鋪成一幅幅五光十色的圖案…」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朱漢強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