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氣候政治經濟學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2007年9月24日


氣候無常,足以左右世界、推動世界。

全球氣候變化,正化身為推動新一輪工業革命的火車頭,把國際社會推向低碳經濟的發展方向。當德國經濟學家FriedhelmSchwarz著書立說推出《氣候經濟學》,指去年全球國民生產毛額中,有八成———即超過二十九兆美元的經濟活動與天氣有關時,這等於為氣候再定義,畫上氣候有價的等號。

若認為這位德國學者的推算「水分」過多,不妨參考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NicholasStern去年底為英國把脈的說法:颱風、乾澇熱浪等氣候的奇難雜症,雖不致於使英倫兩腳一伸,卻足以教她大病一場,損失百分之一至百分之五的GDP,即相當於失血三千六百八十億英鎊。

二氧化碳生意增長兩倍

氣候的確多變,變得有價有市,變為「商品」。而二氧化碳,無異最為熱賣。為免擔驚受怕,英國政府反客為主,拿二氧化碳「出氣」,推出"Our Energy Future: Creating a Low Carbon Economy"的能源白皮書。除承諾在二零五零年前把溫室氣體大幅降低六成,也大搞相關產業,發展包括「碳平衝」、「碳信用卡」和「碳補償」等形形式式的新興行業,實行點碳成金。

全球的二氧化碳生意額,由二零零五年的一百億美元,一下子跳升到翌年的三百億美元,增長兩倍。預計到了二零一二《京都議定書》首階段結束時,二氧化碳的交易規模會暴增至一千五百億美元。

維珍老闆30億研生物燃料

目前全球的五家二氧化碳交易所,主要集中在歐洲及美國,讓國家和大型企業做買賣。至於亞洲,除了香港,新加坡、北京、日本,甚至是中東國家,均有意染指這塊「有排『碳』」的肥肉。

至於企業,對於氣候變化的商機同樣虎視眈眈。以「計仔多多」的維珍航空老闆布蘭森為例,他便押下三十億港元的重注,大力研發生物燃料,以防外界要求航空業變成減排溫室氣體的箭靶時,可以早覑先機揮動「成功爭取減排」的大旗,順便把多出來的減排「配額」善價而沽。

當然,碳經濟不一定要「大手成交」,小買賣同樣頗為熱絡。譬如歐美正流行「碳補償」的活動,公眾可以透過植樹或推動發展可再生能源等補償行為,彌補製造二氧化碳的「孽」。而「碳禮物」,也是歐洲的新玩意,但每噸的二氧化碳代價,在英國約值一百一十五港元。以香港人每年排放六點五公噸二氧化碳計算,要補償的話,盛惠七百多元。

可以預見,在這個「碳世界」,將湧現一股淘碳潮,不少人爭著做大贏家,等著「歎世界」。

或者可以這樣說,自從《京都議定書》出台後,這張碳經濟的網絡已儼然出現,先是主要先進國家定出各自的溫室氣體配額,這些國家又把配額「分給」企業和公眾分擔。國家之間、企業之間又以「排放交易」、「清潔生產機制」和「共同減量」等市場工具,把碳經濟搞個活絡。到了二零一二年檢討新的議定書時,這張經濟大網,相信會涵蓋中國、印度等金磚四國。

可以說,氣候既然是經濟符號,也是政治的代名詞。既設了局,便得人人有份,永不落空;即使強如山姆大叔,也逃不掉,香港的商家更加不要以為事不關己。屆時,世界對於產品的碳排放要求,將可能愈趨嚴格,跨不過門檻者只能自求多福。歐洲近年規管電子產品的法令WEEE和RoHS,又或者是西方對中國玩具的禁令,多少也有參考的價值。

碳經濟是把雙刃刀,既是新經濟的入場券,也可以成為新的貿易壁壘。



修訂稿載於2007年9月24日《星島日報》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