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日報
2008-11-17


港府空氣質素指標麻木不仁


「It'stheeconomy,stupid」,把克林頓這句簡而清的經典slogan,稍作改動為「It'sourhealth,stupid」,同樣可以給香港政府來記當頭棒喝,狠狠掌摑政府在檢討《空氣質素指標》(AQO)上的麻木不仁。

要說AQO這個故事,可以先從每日天氣報告提及的「空氣污染指數」(API)說起。API與AQO關係密切,原因是當空氣中污染物濃度達到AQO上限時,API便會是100,意味空氣欠佳,有呼吸道疾病或長者要小心了。換言之,AQO具有決定空氣質量是否達標的關鍵作用。

然而,我們的API能反映實際的空氣質量嗎?根據環保署的數據,香港一般空氣監測站全年只有百分之一至百分之二的時間,監測數據超逾指數100的不安全水平。但假如以較嚴謹的歐盟空氣質素指標作衡量,那我們實質的空氣品質,原來有六成時間「不及格」,無法達到歐盟的標準。若身處路邊,情況更糟,有八成至九成的時間對身體有害,即香港空氣,多吸無益。

寬鬆的AQO,只會蒙蔽公眾雙眼,以為空氣質量無問題。結果是,香港每年有一千六百人要為質劣的空氣賠上寶貴性命,社會還要付上接近二十億元的醫療代價。

所以說,AQO的目的,簡單一句,就是用來保障公眾健康。複雜點形容,則是以科學的態度,釐定捍缳大眾吸一口清潔空氣的護身符。因此,這是healthissue。偏偏,政府在這個議題上,沒有理會人民死活,政治凌駕客觀的科學:即使在《施政報告》承諾採納世界缳生組織的空氣質素指引,但應諾後面,其實是在玩數字遊戲,把人命當兒戲。

這中間的乾坤是這樣的:世缳訂定的終極空氣質素指標頗為嚴格,為免採納的國家或城市無法一下子達標,於是制定了「中期指標1」至「中期指標3」等由鬆而緊的階段性指標,讓採納者按自家的條件選擇。

港只用「中期指標1」

香港自詡是亞洲的國際城市,在採用世缳有關標準時,卻「走精面」用上低門檻標準的「中期指標1」。以可吸入懸浮粒子(PM10)為例,「中期指標1」在二十四小時的每單位濃度上限,不但較世缳最高標準寬鬆300%,也較「中期指標2」及「中期指標3」分別寬鬆50%及100%(見附表)。就是說,政府是檢討了那套用上超過兩個世紀的過時AQO,但換來的新瓶,原來裝載覑質素不高的舊酒。

別小看AQO的殺傷力。香港發展大型工程之前,須依法進行環境影響評估;倘若工程無法符合《空氣質素指標》,便無法開展工作。問題是,過低的空氣質素標準,意味原意是保障健康的這道護身符,將扭曲成為大型工程、電廠繼續排放污染物的長期護身符,甚至是免死金牌。

應採納世缳終極標準

拆開政府所謂採納世缳空氣質素指引的外裹糖衣,背後會嘗到陣陣苦澀。香港地球之友認為,政府在公布新的AQOs空氣質素指標時,應採納世缳的終極標準,以顯示政府對付空氣污染、保障公眾健康的決心。即使香港的空氣質量無法一時符合終極目標的水平,但絕不是採用「中期指標1」,作為掩飾當局無心無力保障公眾健康的遮羞布。畢竟,香港的空氣污染問題,攸關人命。

說到底,我不應該說政府stupid,實情是做官的smart得很。只是,smart的人未必有良心,一直把玩大家的命。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朱漢強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