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日報
2009-12-21

 

哥本哈根會議邱局長迴避提問


政府新聞處的官方稿子如是說:「環境局局長邱騰華今日(丹麥時間十二月十五日)出席哥本哈根市長氣候峰會,與國際政治領袖分享香港在制定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策略及措施的經驗。」


香港在對付氣候變化上,有甚麼策略和經驗值得分享?抑或只是自欺欺人,丟人現眼?


報載友團綠色和平代表在哥本哈根,當面問局長香港何時會訂下減排承諾,邱騰華迴避提問,只表示香港需要行動計畫,包括發展清潔能源、推動電動車等。難道買二百部電動車、燒垃圾發電,就是香港這個亞洲國際城市回應氣候變化的策略和經驗?


港掩耳盜鈴沒真正減排


我說丟人現眼,半點都不誇張。與局長同場出席市長氣候峰會者,不乏C40的成員。C40可以說是大城市才有資格參與的氣候議題俱樂部,成員包括北京、倫敦、紐約及東京等大城市。翻查C40的網頁,二十三個提出對付氣候變化「行動計畫」(ActionPlan)的城市,全都貨真價實定出減少排放溫室氣體實際量的目標及完成時間表,唯獨香港這個窩囊的國際城市,卻使用發展中國家才用的「能源強度」(energyintensity)「偷雞」標準。


「能源強度」,意指每產生每單位本地生產總值(GDP)所耗的能源量。而香港政府的減排目標,是要在二○三○或之前,把能源強度從○五年的水平降低至少二成五。按政府的邏輯,如果能夠用最少的能源,創造最多的GDP,就是可持續的減排對策。


實際情況是,能源強度下降,不一定代表溫室氣體排放量相應降低,香港的情況更恰恰相反。舉個例子,一九九五年至二○○五年期間,本港的能源強度以每年百分之一點三四的比率下跌,惟同期的本港溫室氣體排放量,卻以每年百分之零點七二百分比增加。就是說,我們並沒有真正減排,只是在耍嘴皮子,掩耳盜鈴。


香港這個以金融、服務業為主的經濟城市,股市樓市暢旺時,光是印花稅,每日便可以為政府庫房進帳上億元,帶動GDP的增長。試問這個GDP的增加,與能源消耗有多大的關係。按照香港目前的經濟增長趨勢,香港只要繼續「繑埋雙手」,也可以達至二○三○年減少二成五的所謂目標。假如香港是個工業城市,那麼通過提升工序的能源效益、強化清潔生產,那麼講能源強度,可能較具意義。


特區政府自稱是國際城市,但提到承擔全球氣候變化的責任時,卻找阿公當擋箭牌,迴避採用二氧化碳實際減量的標準,更龜縮到緊跟發展中國家「能源強度」的減排標準。如果這就是我們的策略和經驗,不羞家嗎?全球氣候變化不會因為哥本哈根談判陷入僵局而停下來,南太平洋的島國,仍會面臨水淹沒頂的生命威脅。人命不能等,香港既是國際城市,也是中國最富裕的城市,絕應有能力承應有的道義和國際責任。


談回C40,芝加哥、洛杉磯、紐約等參與城市,訂定了自家的減排目標,沒有拿美國沒有簽訂《京都議定書》作藉口。至於亞洲城市,首爾承諾在二○三○年實際減排四成、東京是二○二○年前減二成五、橫濱為二○二五年時減三成。


聯合國提出,已發展國家應該在二○二○年或前,減少二成五至四成的碳排放(以一九九○年作基準)。曾特首,香港的減排目標又會是多少?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