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日報
2009-08-31

 

鬥垃圾政策 港勝滬一仗



香港和上海,不愧為互相競爭的難兄難弟。至少在垃圾問題上,一直「互爭長短」。究竟誰的垃圾政策最「廢」,且看下文分解。


上星期,筆者收到兩份新鮮出爐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第一份文件涉及香港環保署擴建新界西堆填區的工程,另一份則是聯合國規劃署就上海明年舉辦世界博覽會的環評文件,分別介紹了兩地的廢物議題。筆者嘗試搭個環保擂台,讓這兩個城市比個高下。


贏人均垃圾量及堆填區分量


第一回合:人均垃圾量。聯合國的報告指出,上海的垃圾量不斷攀升,○八年每位上海人每日差不多炮製一公斤廢物。同年,香港這個國際城市每人每日製造一點三六公斤垃圾。請別小看這零點三六公斤差異的「斤兩」,一日累積起來便有二千四百六十公噸,相當於四萬一千個成年人的重量。所以這一回合,香港「勝」!


第二回合:堆填區分量。上海鼎鼎大名的垃圾堆填區叫「老港垃圾填埋場」。由於垃圾量激增到每天逾九千公噸,除了老港第一期之外,上海市繼續開疆闢土擴建了第二、三期填埋場,還展開了最新第四期擴建工程。聯合國的報告稱,「該填埋場的總容量為八千萬立方米,是亞洲同種類型中最大的。」


但香港的堆填區也不弱,單單在打鼓嶺堆起的廢物,已經超過九十層樓高。再說,環保署最近提出擴建新界西(稔灣)堆填區,收集垃圾的容量更多至八千一百萬立方米,較上海對手多出一百萬立方米。好明顯,香港再下一城。


話說回來,本地傳媒報道香港擴建堆填區時,多集中工程如何影響林地和棲息在煤灰湖的小(鳥),卻竟然沒有記者或受訪者質疑,這所謂的擴建工程,規模整整是原本面積的一點七倍──堆填區本來大一百一十公頃,但擴建的面積達到一百八十八公頃。新添的面積差不多足夠蓋兩個西九龍文娛藝術區,亦較香港另外兩個大型堆填區的總面積大二十一公頃。究竟,這該叫做擴建,還是「加大碼再來一個?」


情迷焚化爐打個平手


第三回合:情迷末端處理,垃圾量太多,上海打從○二年起興建焚化爐,一不離二,○三年再建一座。
負責撰寫這份聯合國報告的環境專家對筆者說,上海市過去倚仗堆填、焚化等末端處理手段,以為一埋了之,一「爐」永逸,結果十年過去,終於總結出「上海市垃圾的產生速度超過了垃圾處理量的發展速度。」最近,市政府「痛改前非」,努力開展源頭減廢工作。


這位作者在報告中指出,「很顯然,無論是上海還是世界其他城市,都不可能無止盡地擴大處置能力來解決不斷增長的城市垃圾。唯一具有可持續性的解決辦法是在源頭上避免和減少垃圾的產生,而對垃圾進行分類更好地回收利用也很重要。建造和運行安全處置設施雖然重要,但是逐漸避免和減少廢棄物的產生更加關鍵。


在香港這個極端揮霍的城市,減廢空間大得驚人。可惜,政府在這個問題上,似乎一直都在扮演盲頭烏蠅,過去四十年,不住忙碌地在蓋堆填區、起焚化爐之間來回打轉。


減廢不為也,非不能也


如果說上海花了十年才「覺今是而昨非」,那麼香港便是「執迷不悟」至今。這個回合,頂多打個平手。


也許你們會疑惑,減廢、回收的成效到底有多大?這裏只舉一例︰台灣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誤信焚化萬歲,效果堪虞;相反,台北市在二○○○年開始推出以全盤減廢及回收為重的政策,短短五年內立竿見影,不但廢物量大減,堆填區達致零增長,焚化爐更出現不夠廢物燒的情況。說明源頭減廢不是「做不到」,而是「做不好」、「沒有決心做」。減廢、回收能全盤解決問題嗎?未必,但在香港這個揮霍資源的城市,卻是最有效、最根本的做法和策略。


○五年政府推出《都市固體廢物政策大綱》的十年大計,以較整全的視野回應廢物議題,並定下每年減少百分之一廢物製造量等目標。然而,四年晃眼過去,都市固體廢物製造量不跌反升。


香港在垃圾問題上,終於「贏」了上海。但這麼「廢」的垃圾政策,光彩嗎?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