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香港經濟日報
2009-10-09


施政報告後望


每年施政報告出台前,傳媒總會查詢對報告環保部份的前瞻。與其前瞻,不如先回望;可回望了,卻換來失望。

以去年的施政報告作切入點吧。曾先生在報告中提出︰「改善空氣質素和減低溫室氣體排放,是香港特區政府的首要工作之一」。但如此「首要」的工作,「時間表」和「目標」卻竟然通統欠奉。

周前碰上前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博士,筆者半開玩笑說︰「聽講環保部門仲有人好『爂』你」,只為當年她下的「軍令狀」。

所謂軍令狀,在空氣污染方面有 -- 以八年為期,即在2010年底前,與廣東省各自減少20%至55%四大空氣污染物 -- 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可吸入懸浮粒子和揮發性有機物 – 的排放量。廢物方面,訂出以十年為界,要在2014年前,把都市廢物的回收率,提高至50%,並且每年減少1%的廢物產量等。

有目標,自有方向感;有時間表,便知道進程,和完成任務的死線 (deadline)。政府部門便要提出相應方案,並且排除萬難落實推行。過程中自有沉重壓力,這也就是部份官員「爂」冬姨的因由。

然而,正正由於有時間表和目標,所以在空氣議題上,催生了後來逐步收緊電廠排放上限的法規,同時搭建了與廣東的合作平台,設置了區域空氣監控網絡,奠下兩地日後協力減排的互信和基礎。廢物方面,則終於通過了生產者責任的法例,膠袋減量也初見成效。而廣設的回收設施,也大幅提高了廢物回收率,減少不必要的資源浪費。

我問冬姨︰「大家都不愛訂目標,為何你偏自找麻煩?」她說不在其位,不便說三道四,但總結一句︰「沒有這些目標,如何衡量成效?」訂定時間表和目標,正是一把量尺,兼可丈量出政治人物的政治視野、決心和態度。

說回空氣污染這項「首要任務」。政府委託的顧問建議,為保公眾健康,政府應在2015年或之前,推出淘汰巴士公司老舊車隊、增加電廠使用天然氣比例等19項措施。可惜,政府至今仍把顧問提議的2015年死線「收收埋埋」,對每年因空氣污染而縮短壽命的1,200人,似乎視而不見。

說實在,這19招承諾其實卑微得很,即使悉數去馬,本港每年仍會有257日,微細懸浮粒子(PM2.5)含量超出世界衛生組織「空氣指引」的安全水平,即七成日子「不及格」。

但「有目標才能衡量成效」這顯淺道理,曾特首其實老早就懂得。不然,在前年施政報告提出「十大基建」時,怎會如此清楚交代:興建南港島線,造價70億,2011年動工、2015年投入服務;蓋屯門西繞道,造價超過200億,2016年投入服務;還有極具爭議的高鐵,可以不提造價,也提得出2009年動工的目標。

相反,政府推出改善空氣質素的計劃時,焦點卻離奇地落在加電費20%、加車費15%的討論上。請問,政府推高鐵時,可曾用同樣原則,先問大家︰「這座造價630億元的巨額工程,平均每名市民要分擔9,000多元,你願意嗎?」

說穿了,特首迷信經濟萬歲、GDP第一,所以樂於興建西九天幕的大地標、蓋高鐵等政治工程。改善空氣質素嘛,成果不易看得見,更難以「成功爭取全港市民每年延壽一個月」來邀功。所以,無藍圖、無時間表,絕不出奇。

因此,我對新一份的施政報告不抱厚望,但願我錯。也但願,特首把握內地明年推出第十二個五年計劃的契機,還有粵港聲稱要搞「綠色珠三角生活圈」的氛圍,爭氣訂出以下「有目標、有時間表」的承諾:

一、承諾在2015年或之前,全面實施改善空氣質素的19招措施;
二、敢於為「阿公」分擔全球氣候變化的壓力,率先承諾在2020年或以前,把香港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削減至少25% (以1990年作基準);
三、2015年前,與廣東省合作發展「綠色港口」,規管所有進入港口的遠洋船隻,都要使用含硫量不高於1.5%的燃料 (現時含流量可高達4.5%),以大幅減低區內二氧化硫的排放量。

特首先生,但願日後為施政報告「埋單結算」時,我們有機會為閣下記下:「特首『爭氣』,令市民吸到清新空氣!」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