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日報
2009-08-03


改善空氣質素一場要錢定要命的遊戲?


「老式」劫匪只要祭出「要錢定要命」的恫嚇話,平民百姓大都乖乖就範,保命為上。畢竟,生命無價。「現代」的香港政府———或者乾脆說環境局局長邱騰華———卻像個倒行逆施的無良劫匪,在最近推出改善空氣的《空氣質素指標檢討》諮詢文件時,迷惑公眾「要錢唔要命」。

邱 局長口是心非嗎?這份諮詢文件開宗明義說要保障公眾健康,但整整四十八頁的報告,談及對公眾健康影響的實際數據,卻只有少得可憐的一個小段落,連同標點符 號也湊不上六十個字———「估計有關措施可免約四千二百宗入院,同時令人口的平均預期壽命延長約一個月,即每年大約救回七千四百『生命年』。」

港人高壽兼「數口精」

按文件具爭議的估算,延長一個月壽命,代價要「電費加20%」、「巴士車票貴15%」。香港人高壽,兼且「數口精」,所以我不知道會有多少「精仔」,一下子跌入政府這個誤區,認為不值得花「大」錢買「區區」一個月命,寧願要錢唔要命。

上 世紀九十年代的環保署高官們,還有點良心,會誠實地告訴大家質劣的空氣質素,「導致每年至少二千人早夭」(前環保署署長羅樂秉);會在年報中清楚交代, 「香港的空氣,每日都混入一千五百噸各式各樣的污染物……」《香港之環境挑戰環境保護署1986-1996》,甚至敢於承認,「香港每年產生十六萬公噸二 氧化碳,十三萬公噸二氧化氮,十萬公噸一氧化碳及數量多至難以估計的懸浮粒子。事實上,單是這三類氣體污染物,便足以為香港五百七十萬市民每天裝滿二百五 十個汽水罐。從這些統計數字看來,香港的空氣絕不清新。」《環境保護1993》。

現在的環保官員,已經不流行、也不敢再提空氣死因的數據,更鮮有講出市民面對污染物的實質健康威脅。相反,換上延壽一個月這個統計上近年較常用的概念,不過是把生死攤分給每位香港人,其實是非人化地沖淡了死了多少條無價性命的爭議,模糊了生死攸關的焦點。

這 樣千算萬算,把厲害盤算全部聚焦在壽命長短,還忽略了一個重要考量︰香港人活得久,但是活得健康嗎?在廿二世紀的醫療技術下,還得談種種慢性病的蔓延和肆 虐──長期把烏煙瘴氣吸入身體,犯上心臟病、呼吸道疾病等慢性病的機會就更大,這中間涉及大筆醫療開支,以及被剝削了的生活質素,顯然未算入邱騰華的帳 簿。多活一個月,也可能是病到煩,又死不去吧了。

倘若輿論往「改善空氣=高昂代價」的方向去推,即使有人膽敢挑戰政府刻下建議採納修訂的「空氣污染指標」(AQO)門檻仍然過低,也會嚇怕市民,擔心更高的空氣質素水平,只會換來更貴的電費及車費帳單。

局長是否口是心非

只 不過,我們的健康帳單更昂貴。事實上,邱局長所提的AQO修訂標準,較之前「很差勁」的標準好不了多少。若果把新標準和「世界缳生組織」建議採納最理想的 空氣指引相比,那麼本港微細懸浮粒子(PM2.5)每年超出安全水平的日(次)數,會有二百五十七天(次),即全年有七成日子「不及格」;懸浮粒子的超標 日(次)數有二百一十日(次),佔全年的五成八。二氧化硫達不到健康水平的日子也有二百零八次。請記著,以上污染物,都會增加死亡率,並損害心肺功能。有 良心的政府,怎會容讓老百姓幾近一年到晚吸毒氣?!

懸浮粒子遺害極大,即使世缳,也沒有訂出安全的下限。日常每立方米濃度中每增加十微克的含量,就會增加平均百分之一的死亡率。按政府建議採用的標準,銅鑼灣、中環、旺角和元朗等懸浮粒子最肆虐的地區,居民死亡率平均會增加六個百分點。

空 氣污染對市民健康的傷害程度,政府了然於心,也清楚知道電廠和重型柴油車所排出的污氣,是問題的徵結。但政府有沒有決心解決這難題,有一個幾近萬試萬靈的 通則,那就是「時間表」。沒有時間表的措施,一如普選,可以是空中樓閣,不切實際。香港地球之友認為,政府應採納世缳「空氣污染指引」中最嚴格的指標,即 使未能一步到位,也可以列出達致目標的時間表,以示決心。只要政府開誠公布,全面披露各種行動所需的成本和健康得益,相信市民會作出客觀的抉擇。

但做這一切之前,還需要先問一句:「究竟,邱騰華是不是口是心非?」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