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日報
2010-11-29


勿被甜言蜜語誤導


政府推出《香港應對氣候變化策略及行動綱領》的諮詢期,不到兩周(十二月十日)便屆滿。然而,當局一直「側側膊」,不願公開有關的顧問報告,公眾也就無從判斷政府的策略及行動綱領是否奏效。尤其在極具爭議的核電問題上,大家更不知道選址、造價、泄漏風險等關鍵訊息。因此,香港地球之友等民間團體一致認為,政府若有誠意諮詢各界的意見,好應該開誠布公公開報告,並延長公眾諮詢期,確保社會有充足時間研究文件。

轉移排廢懶理他人死活

就輸入核電的安排上,政府提出大幅輸入核能比例至五成的做法(相較於現時二成三的比例),可將「人均(溫室氣體)排放量亦會由六點二公噸,下降到三點六至四點五公噸,遠低於美國、歐盟和日本水平。」筆者提醒看倌,勿被政府的甜言蜜語誤導。

原因是,內地長期缺電,而且七成電力燃料依賴高污染的煤炭。倘內地核電廠把電賣給香港,意味內地市場會減少核電供應,須增加對火力發電的依賴。就是說,香港並沒有真正減少排放溫室氣體,而是不公義、不公道地借阿爺過橋,把溫室氣體轉移到內地排出。

很可惜,不少工程及能源界人士,盲目地以「工程」、「科學」、「技術」的角度支持香港引入核電,完全不理會背後的道德、公義問題,應以西方那句「Science without ethics is blind」為批判。

再說,特區政府不排除內地要另建核電廠,才能額外滿足香港的電力需求。要建新電廠,便可能要徵收民地。內地徵地/維權的紛爭時有所聞,而且結果往往不忍卒睹。因此,請大家不要抱覑「不在我家後園」(NIMBY)的自私心態,懶理他人死活。

其實,珠三角的核電機組群,與香港最遠距離,大概只有二百公里;大吉利是發生災難,我們根本無從「甩難」。所以說,核電廠不在後園,而可以說是在我們當中。本港早年的反核健將馮智活最近說過:「如果大家覺得核電無問題,不如把電廠建在香港?」這是一個很好的命題,請大家設身處地,重新思考核電這道選擇題。

不選擇核電,並非沒有出路。香港是個「用電大花筒」城市,節能空間大得很。包括本會等多個民間團體便提出,香港若通過進取的節能措施,把二○二○年總耗電量降低二成五,便毋須額外輸入核電。當然,從制度層面,必須檢討監管電力公司的利潤管制協議,加入節能減排的機制。

本會呼籲公眾趁諮詢期屆滿前,支持本會「反對引入核電」的網上行動,向環境局表達你就氣候變化的意見:http://www.foe.org.hk/Ealert/nuclearenergy/nuclearenergy.asp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回應:負文責對讀者有交代

筆者月初在本欄發表《「死得人多」的短視發展萬歲?》一文,提及香港差劣的空氣質素,每年導致一千一百人賠上性命。《星島》專欄作者「辛翠時」十一月五日寫了名為《「空氣殺人」隨口說》的文章,反駁本人所提的殺人之說,「還沒證據支持」。

簡覆如下:本人引用的資料,來自香港大學社會醫學系主席教授賀達理團隊所創的「達理指數」(HedleyIndex)。這個指數,是利用空氣污染及公共缳生的統計數據,估計香港公眾因空氣污染導致的額外求診次數、留醫脇位數、提前死亡人數及相關的金錢損失。

賀達理教授,是香港空氣污染與公共衛生的權威,同時是世界衛生組織制定空氣質素標準的專家成員。他提出空氣污染導致人命傷亡的數據,香港政府從來沒有、也不敢否定。我們倒要問,如果事實確鑿,政府為何不作正面回應,減少公眾免受殺人空氣之害?

其實,早於一九九九年二月二十三日,當時的環保署署長羅樂秉公開說過:「香港的空氣污染水平毫無疑問是導致每年至少二千人早夭的原因。」注意,署長所報數字,遠較筆者說的一千一百人還要多。然而,自此之後,政府部門便不再———還是不敢?———公布相關數據,讓不知情者也「隨口說」?

作出以上回應,是對《綠色論壇》負文責,對讀者有交代,希望公眾理解身處的污染風險。我把完整版的回應發給辛翠時,期望他也是個負責任的作者,會中肯、公道地把我的觀點與讀者分享、交流。可惜,對方「隨口說」之後,再無下文。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