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日報
2010-11-01


「死得人多」的短視發展萬歲?


有一個疑團,纏繞了我整整一年,直到周前,才終於水落石出:特首曾蔭權在保障公眾健康與經濟發展之間,會如何取捨。結果是「理你死」,發展行先!

特首先生在去年的《施政報告》,白紙黑字承諾檢討「空氣質素指標」(AQO),「並採納階段性指標,以長遠改善空氣質素。(文件九十一段)」言猶在耳,特首今年對此竟隻字不提,硬要香港「死得人多」。

發展基建推遲收緊AQO

我的話毫不誇張。香港的污染空氣,每日毒害三條人命;一年下來,就是一千一百多條寶貴性命。而「空氣質素指標」,本該是保障公眾免受空氣質素威脅的護身符,只可惜這個指標用了二十三年,從不檢討,更不收緊,有意無意間變成保障既得利益者恣意排放殺人空氣的「許可證」,怎會死得人少?

曾先生隻字不提,不代表空氣會自行變好。數字會說話,二○一○年首三季路邊空氣污染指數超標時數,打破五年來的紀錄。就是說,今年走在路上,要吸一口清新空氣,愈來愈難。我以路邊空氣數據為例,因為污染源頭大多來自本地,當中以重型柴油車為甚,政府不得再無賴地推卸是內地污染物作怪。

我說曾先生重發展、輕人命。因為政府不願馬上更新空氣質素指標,不會宣之於口的背後原因,是擔心收緊標準後,大型基建項目會因為過不了「環境影響評估」(EIA)而下馬。這些基建,包括機場擴建的第三條跑道。別小看飛機的排放量,○八年,赤躹角機場的飛機排出五千四百五十公噸的氮氧化物,佔全港百分之六。擴建,未必過得了新的AQO;但隻眼開隻眼閉容讓上馬,只會令空氣質素雪上加霜,尤其是東涌一帶。而這樣的發展,究竟是誰得益、誰受害?

政府期望早日動工的港珠澳大橋,同樣以過時的AQO,作為評估未來空氣質量的標準。此舉備受爭議,有東涌老婦便在今年初申請司法覆核,挑戰政府的環評有誤導之嫌。

至於被稱為「清潔能源」的焚化爐,半點也不清潔,會排放溫室氣體二氧化碳、氮氧化物、甚至是鉛、鎘、水銀等有害重金屬。如果要滿足邱騰華局長蓋兩座焚化設施的需要,恐怕在更新的AQO標準下,未必過得了關。

勿用下一代健康作賭注

大家或許與特首一樣關心經濟發展,在經濟發展與保障公眾健康之間,左右做人難。其實這兩者並無矛盾,只有先後之分。試問連吸一口「像樣」的空氣也難,講經濟發展,有何實質意義?再說,香港每十個小朋友,便有一個患哮喘,空氣稍差便日咳夜咳。試問,誰願意用下一代的健康代價,去換取這樣無法持續的經濟發展?即使願意,下一代的競爭力何在?

換個角度思考。規劃港珠澳大橋時,早預見會有大量重型柴油車使用;而政府也早就知道,這類車種是本港路邊的主要空氣污染來源。如果怕收緊AQO會影響項目發展,當初何不加建鐵路支持貨運,減少空氣污染的壓力?另一方面,政府不覑力推動減少廢物,卻本末倒置地大推焚化,無端製造更多空氣污染。倘若,政府是為了讓焚化爐和基建項目繼續噴廢氣,而推遲收緊空氣污染規管的AQO上馬,這邏輯難以服眾。

再說,政府清楚了解專利巴士排放繁忙路段的四成污染空氣,卻無視政府顧問報告二○一五年前淘汰歐盟二期巴士的建議,在《施政報告》中只押注在加裝「催化還原器」的試驗計畫上。萬一測試失敗,又無提早淘汰歐二巴士的備用方案,加裝催化還原器不過是「環保化妝」。而這些高污染巴士最遲將會被使用到二○一九年,等同容忍其繼續排放毒氣,應驗環境局的口號———「你享受我難受」。在此情況下,空氣變差,不是因為AQO,而是因為政府的施政規劃水平差劣。

如果高官們擔心更新AQO等同「政治自殺」。我不妨告訴閣下,大有為的政治家必先以民為本,目光不會短小狹隘,只看當下。容許空氣殺人,不過是在搞「政治謀殺」,荼毒百姓,是不高明的政治動物。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