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通識版》


不從源頭減廢 堆填區爭拗只會陸續有來


截稿之日,立法會議員跟香港政府在將軍澳堆填區擴展的問題上,爭持不下,更引起憲制爭辯,普羅市民「終於」真正關心將軍澳堆填區的擴展計劃,終於知道因為要讓堆填區延長多5年的壽命,我們要犧牲5公頃的清水灣郊野公園用地。

為何強調「終於」,因為今次堆填區的擴展計劃,政府早已在2005年向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咨詢,因為,要改變郊野公園的用途,都必先經委員會的通過。2008年,本身負起保護郊野公園負責的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以「符合公眾利益」、「解決香港迫切的廢物問題」為理由,同意將5公頃的清水灣郊野公園剔出郊野公園範圍,用以擴展將軍澳堆填區。喜愛郊外活動、經常到郊野公園郊遊的市民,至今當然仍不會明白這「符合公眾利益」的邏輯。「公眾利益」為何不是保障市民享用郊野公園的基本權利,而是補救香港失敗的廢物管理政策?

「堆填區將於幾年內爆滿。」這訊息對市民來說絕不是新鮮事,聽得太多也可能變得盲目,但盲目不代表問題就因此可以解決。香港推行了多年的減少廢物的教育,我們的製物製造量卻不斷上升。最諷刺的是,環保署2005年發表的《都市固體廢物政策大綱》承諾,會加大力度推動減少香港的固體廢物,以2003年的都市固廢量作基準,目標每年減少1%的整體垃圾量。可能你會說:「1%?目標訂得太低了吧? 」但事實是,莫說要達標了,過去5年全港產生廢物量不趺反升,去年都市固體廢物製造量達645 萬公噸,較2005 年上升7.3%。

承諾沒有兌現,環境局就隻字都不敢再提,讓它變成另一個「八萬五」例子,讓時間沖淡大家的記憶,全副心思改投擴建堆填區及興建焚化爐上,苦苦地遊說社區接受這些厭惡性設施,請大家體諒是逼不得已的。好明顯,這些說話大家也將會再聽很多遍,因為,堆填區擴展不只限於將軍澳堆填區,接下來的是打鼓嶺堆填區(計劃要擴展一倍!)、屯門稔灣堆填區(計劃要擴展兩倍!),還有大型焚化爐的興建……通通都是「治標不治本」的辦法。

要有效解決廢物問題,從來只有從源頭避免製造廢物一途。且看鄰近城市台北市,早已洞察先機,於2000年推行「垃圾隨袋收費計劃」,實踐「污者自付」原則,在5年間,垃圾的製造量大減28%,而棄置量更急降60%。回看香港的「1%目標」,我們該如何評價台北的成功與香港的失敗? 究竟應責斥香港商界沒企業良心(香港的工商廢物升幅尤其大)?推賴香港人沒有足夠的文化教育水平?還是承認香港政府辦事能力太低?

生產者責任制及「污者自付」都是世界各地政府對應廢物問題的常用方針。如果香港繼續以「拖字訣」解決眼前問題,那真的唯有犧牲一下大家的嗅覺、視覺、空氣質素,漠視珍惜資源的道德責任和對保護環境的承擔,多犧牲幾個郊野公園去擴建堆填區,或多建幾個超級焚化爐,有用沒用的通通一把火燒掉,那就不是一「爐」永逸嗎?


香港地球之友
項目經理 鄭茹蕙
2010年10月15日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