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日報
2011年12月26日


兩電加價的前世今生


中電只求賺盡利潤申請加價,全城鬧爆,近年努力經營的企業形象一鋪清袋。

至於另一個電力壟斷大戶香港電燈,也好不了多少,來年加價百分之六點三。如果不是有中電「墊屍底」,肯定成為輿論箭靶。

猶記得○五年的聖誕節前後,港燈送給五十五萬港島用戶一份大禮,那就是翌年大幅調高電費百分之七點二。加價理由,也說得理直氣壯過人———因電力增長低於預期,所以要加費彌補損失。

利潤管制變利潤保證

原來,電力公司賺不夠,要由市民埋單找數。縱使立法會議員狠批港燈「飛擒大咬榨取市民的血汗」(與今日議員大罵中電何其相似!),但電力公司管理層還好意思在立法會上說,加費幅度還未達當年「御准」的百分之十三點五。彷彿要大家對未被吸乾血而銘感皇恩浩蕩。

無論是港燈的「大恩大德」,抑或是中電今天的嗜血加幅,正好為香港長久以來扭曲、荒謬的能源政策來一記狠狠的當頭棒喝。

利潤管制協議早被譏諷為利潤保證。機制的最大疏漏,是允許電力公司不計經濟效益及成本,「盡本分」榨取協議賦予的最大回報。與中電相比,港燈每度電的成本較低,邊際利潤高約三成,但仍可獅子開大口,便是拜利潤保證所賜。

回 到前述港燈加價一事,清楚記得時任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的葉澍堃,指受制於利潤管制協議的回報保障條款,「我哋嘅手被綁住,可以做嘅嘢好有限」,兩電可以 每年加費。聽在肉隨砧板上的用戶耳裏,感覺就如遇上「有牌爛仔」,讓人名正言順在光天化日下「持牌」行劫,而且幾乎是一年一度的「盛事」。

特首最近呼籲網民在其「臉書」上對兩電加價施壓,說穿了不過是賊喊捉賊,迴避了這份利潤保證協議,政府責無旁貸,有份一手促成。

今次兩電再次獅子大開口,環境局局長邱騰華把關不力,未有趁○八年檢討利潤管制協議的機會「做好呢份工」,固然抵鬧。然而,回看檢討協議的過程,可能要罵的,不止邱局長一人。

香 港政府向電力公司拋出利潤管制協議,源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及至九十年代,漸覺制度不合時宜。最經典的例子,是中電嚴重高估用電需求,提出興建龍鼓灘新電廠 及其他輸電配電設施,導致一九九六年的備用電量,竟較需求高出六成。中電的「阿茂整餅」,代價是普羅市民須額外支付三十三億元電費。○○年過後,輪到港燈 大玩擴建六台電廠的把戲,並因而填了二十公頃土地,但投產的機組只有一台。不必多問,這當中所花的一分一毫,都可按協議賺取回報。

回歸前後,政府已委託顧問進行多次研究,探討引入電力市場競爭及加強兩電聯網,而研究結果均認為技術可行,有關措施能降低電力公司約百分之四至六的固定資產投資及降低電費。

葉澍堃於一九九八至○七年任職經濟局長期間,是監管電力管制協議的對口單位。葉局長其實清楚利潤協議的不公,到○五年推出《香港電力市場的未來發展》時,明明可以不用再被人「綁住隻手」,卻延續維持利潤「保證」的做法,在任內放生兩電。

寄望新特首捋大老虎鬚

除葉局長,現在的特首候選人,也就是當年的財政司司長唐英年,曾領導葉澍堃進行《香港電力市場未來的發展》的公眾諮詢,但卻在中電反對下,唐英年迴避了開放電網的建議。

在這個格局下,新成立的環境局在○七年接過利潤管制協議談判的燙手山芋,然而談判已近尾聲,邱騰華要扭轉利潤保證的遊戲規則,空間有限,最終只做到把原來百分之十三點五的利潤保證,下調至百分之九點九,同時達成規管電廠排放污染物上限的任務,便算交了功課。

總括而言,○八年的談判,是個未夠班的局長,遇上貪婪兼財雄勢大的壟斷企業,結果兩電成為大贏家,可繼續「合法貪婪」。

預期明年本港經濟會轉壞,兩電會繼續找理由加價,民生壓力更大。打破兩電壟斷,已儼成為社會共識。我們能指望新特首去捋這隻大老虎的鬍鬚,抑或只能到每年年底,一如往年的痛罵兩電無良?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高級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