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日報
2011年11月28日


同一天空下,照出兩地官員環保嘴臉


「看到孩子們,我感到慚愧。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歸根結底,還是你們的,我們就是為了你們的青山綠水、藍天白雲去努力、去奮鬥……讓你們來看看我們在做什麼,因為我們心中有愧疚,要為你們盡一份心力。」

這位看到孩子會慚愧的人,為着受了污染的空氣而愧疚。這番近乎懺悔的話,並非出於尋常百姓,而是堂堂中國環保部副部長潘岳。這位國家幹部更不是「做樣」慚愧一次就算,周前他在同一場合內,三度向小學生表示「愧疚」。

在中國的官場文化中,官們絕少因為「沒有做好份工」而放下身段做sorry sir,其中一個是環保記者出身的潘岳。

至於未曾「做好呢份工」的特首,大家何曾聽過他向失去藍天白雲的下一代說句「抱歉」?為在污氣下飽受呼吸道疾病折騰的小朋友感到悔疚?別以為我對特首苛刻,如不善忘,該記得本周三是香港政府完成「空氣質素指標」(AQO)諮詢整整滿兩年的日子。曾特首一直說要更新這份用了快四分一個世紀的指標,可是至今仍不見他信守承諾,端出更新版本來。

倘若你仍覺得我對特首苛刻,那不妨參考「世界衛生組織」(WHO)早前派發566個城市的空氣污染成績單。它羅列這些城市在「微細懸浮粒子」(PM 2.5)的污染排名。香港作為特區政府口中的亞洲城市,理應不致太差,但數字會說話︰我們幾近「包尾」,排名倒數第八,不但遠差於名列首位PM2.5最少的加拿大白馬市,更不及坎培拉、悉尼和新加坡等先進城市,亦差過馬尼拉、巴西聖保羅、秘魯利馬等發展中城市。你說丟人不丟人?又或者應該問,怎麼在一級的國際城市裏,大家吸到的卻是九流的空氣?

別以為它叫「微細懸浮粒子」(PM2.5),殺傷力便微不足道。相反,正由於這種由汽車、電廠和工業排放出來的污染物直徑僅有2.5微米,也就是只有頭髮直徑的1/28,因此無論你過馬路時以為用手掩口、抑或戴上口罩,都無法阻擋PM2.5,它可直接穿過鼻毛,「登堂入室」傷害閣下的心肺,嚴重影響公眾健康。歐盟就曾推斷,PM2.5在2005年,導致成員國內五十萬人早夭。也因此,美國、歐盟、新加坡、日本和中國等國家及地區,先後將它列作法定監測污染物。

相對於香港政府在管制PM2.5上的「無動於衷」,中國政府除了「愧疚」外,最近還提出時間表,建議不遲於2016年規管PM2.5,並且鼓勵「有心有力」和污染嚴峻的城市走前一步,提早監管。其中廣東省大概在六年前,便開始監測PM2.5;而廣州這個廣東龍頭城市,最快在明年帶頭試行規管。

早前維基解密有一段電文,披露廣東省環保官員指出,中國政府要監管PM2.5,政治難度大;但假如香港先推出,反而有可能成為助力,促使廣東跟隨。對筆者而言,以香港的財力和技術,極有優勢率先規管PM2.5,成為推動中國改善空氣質素的領頭羊。只可惜回到現實,除非曾特首爭口氣,否則我們將錯失良機,還要繼續吸入滿口污氣!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