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龍尾風波 削環評制度公信力 

 

香港地球之友高級環境事務經理朱漢強

2012年1119

香港經濟日報

 

龍尾人工沙灘一役,翻起千層 浪,其中一層湧浪,衝着「環境諮詢委員會」(環諮會)而來。老牌環團長春社健將李少文痛心指摘,環諮會內,有環團代表竟投票通過環評報告,為這項工程開綠 燈。創建香港行政總裁司馬文撰文,質疑環諮會成員對生態保育有多少認識和關顧?環評過程是保育的尖兵,還是發展的打手?

 

環評報告技術性 委員把關難

 

  環評制度於環諮會,猶如捍衞環保的尚方寶劍,可以殺敗污染項目,權力極大。雖說環諮會屬諮詢組織,但只要否決不合格的環評報告,或就報告向環保署長提出建議,署長都會採納。奈何龍尾事件,重挫這把劍的威信,讓人憂慮在長官意志、地區利益下,環境評估,已淪為環境平沽!

   環評這張刀耍得好不好,22位環諮會成員的守門角色至為關鍵。這些委員,每個月要審視電話簿般沉厚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當中不乏技術內容,相當吃力。舉 如談到空氣污染時,或會有不同污染物一小時、24小時或全年平均污染濃度的數據;觸及生態,則或提及金錢龜、鮑氏雙足蜥、香港鬥魚等瀕危物種的名詞。缺乏 相關背景認識者,可能連報告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莫說把關。

  中華電力公司數年前提出興建液化天然氣站,提交的環評報告厚達3,500頁,多得要拿水果箱才裝載得住。有環保團體便動員整組同事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研讀,才能跟中電及其顧問公司鬥法。但要所有委員都如此投入,或是奢望。

   不敢猜度外界對環諮會成員的質疑,但曾任環諮會成員的環境局副局長陸恭蕙,對此應該有一些體會。在其早年出版的《空轉引擎︰香港環境政策 1997-2007》中,便提到「(委員)在諮詢組織的職位、可以接觸到重要資料的身份,以及可以影響政策的能力,足以令諮詢組織的成員不願與委任他們的 政府為敵。」

 

環團代表佔少數 難抗主流

 

  不少人誤以為環保團體在環諮會內舉足輕重,但具綠色組織背景者,只佔少數,很多時 不足以與主流力量抗衡。回歸後,政府進一步收緊環團的參與角色,改變委任形式,由過去容許環團推舉適當代表擔任環諮會成員,改由政府指派特定人選。至於獲 委任者是否稱職,並非政府的唯一考量。因此,這些有綠色色彩者不一定熟書,甚至會「傻下傻下咁唱反調」。

  年前環諮會討論港珠澳大橋環評報告,有綠色組織擔心工程威脅到中華白海豚而大加反對。不過,其具商界背景的環諮會「代表」不知怎的,在討論時竟然支持項目環評,變相與機構唱對台,弄得該團體領導好不尷尬,要私下發函向環團解畫。

  縱使如此,筆者仍然相信絕大部分環諮會成員有心繫社群。只是,社會對政府、諮詢組織的期望愈來愈高,政府再緊抱昔日的老黃曆,把「環諮會通過了項目」視作抵擋公眾質疑的擋箭牌,只會弄巧反拙。

  到年底,三位具環團背景的環諮會資深代表(何小芳、文志森、劉祉鋒)任期便會屆滿。政府委任下一批代表前,筆者拋磚引玉,提出以下建言︰

 

重用委任團體 讓機構薦人選

 

  一、環評指涉專業領域,委任絕不可視作酬庸工具。筆者九十年代擔任環保記者,聽聞不少建制環諮會成員開會幾近不發一言,佔着茅坑不拉屎。嘉道理農場、觀鳥會關顧生態保育的組織,不乏專家,政府可考慮吸納;

  二、重拾當年委任團體的做法,讓機構推薦適當人選;

  三、政府應撥款環諮會,遇上重大、敏感工程項目時(尤其是政府工程),環諮會可聘任專家就環評報告進行初步的獨立審視,為委員提供意見,同時發揮監察功能,減少官官相衞情況發生;

  四、環評重視公眾參與,但這卻是現行機制不足之處。香港地球之友努力多年,爭取到開放部分會議予大眾旁聽。我們呼籲明年初新一輪會議開始時,各委員有勇氣支持全面開放會議,進一步提高透明度。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