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環評制度能維護環境公義嗎?



香港地球之友副總監劉祉鋒 
2012年12月10日
信報 
 
六年前,筆者首次出席環境諮詢委員會(簡稱「環諮會」)會議,提出了一個疑問:如何增加環諮會的透明度,好讓公眾對環諮會審批環評報告有更深入的理解。於是,我向委員會動議開放會議。

六年過去,也就是這個月底,我便要卸任環諮會的職務。對於爭取開放會議,只算未竟全功,因為公眾暫時僅能旁聽部分議程,而非全面開放。

在昔日的殖民地時代,把會議關在暗處進行,還過得了關。到了今天,公眾對政府、各類諮詢委員會有更高的期望,自然希望會議能攤在陽光下。可惜,環諮會並未能滿足期望。反而,在港珠澳大橋、龍尾人工沙灘接連爭議中,環諮會的公信力一再受到衝擊。

促開放會議未竟全功

環諮會具有兩個職能,其一是向政府提出與環保政策有關的意見;其二是基於環境影響評估條例,審批私人和政府大型及特定工程的環評報告。作為環境把關者,環諮會必須細心檢視每項工程計劃,減少對環境和公眾健康的影響。

雖說環諮會開放部分議程讓公眾旁聽,但只限於工程倡議者進行項目簡介和其回應環諮會委員提問的環節。至於委員與官方代表就工程對環境影響的討論,過程仍然保密,大眾無從知悉尤其是爭議項目的討論過程。

論 爭議性的環評報告,數龍尾人工沙灘及沙螺洞骨灰龕報告為甚。皆因兩者粗疏及不盡不實的報告,未能如實反映計劃對生態環境的衝擊。雖然政府部門就環評報告提 供專業意見,但我卻經常感覺官員的所謂「專業」意見,有時是傾向支持倡議的項目,而非站在保護環境的角度,做好把關。不妨看以下兩個例子。

龍尾灘環評:環保團體「踢爆」項目顧問「報細數」,低估龍尾灘的物種數目後,環團在當地搜尋出上百物種。偏偏官方的項目倡議者聲稱有關物種可在本港其他海灘找到,因此評定其生態價值甚低,放行計劃進行。對於這似是而非的意見,竟獲把關官員認同,結果激起近月的民間大反彈。

焚 化爐環評:環評的重要準則,是盡量避免製造環境影響,避不了再做緩減,最下策才做補償。不過,政府有意把焚化爐擺在石鼓洲對出海上,便要填一大片海搞破 壞,並且構成極不協調的視覺影響。不過,官員卻聲稱焚化爐的設計能融入當地的天然環境,所以寧捨屯門而選擇在這個美麗小島建造焚化設施。

在閉門會議討論中存在無數荒謬例子,筆者深深地感覺到,各委員的智慧不斷被官員的「專業」意見侮辱;亦令筆者深深懷疑,官員們是否得到上級密令,要無所不用其極地放行「問題」計劃。

政府應避免角色衝突

環諮會委員皆是義務及兼職參與,面對厚如電話簿的環評報告,還有深澀的技術內容,並非每一位委員都有充足的時間及專業知識去理解。是以,潛藏於報告中的魔鬼細節往往被忽略。

對於項目倡議者及環評審議者均來自政府,甚至來自同一部門的情況,政府應力求避免角色衝突,例如政府應提供資源讓環諮會聘請獨立人士或機構如大學等,協助委員審視具爭議性或複雜的環評報告,從而提升評審質素,並使環諮會整體的公信力有所提升。

四分一的環諮會委員將於今年年底離任。筆者察覺於過往的會議中,生態、空氣污染及公共健康這些重要課題中,往往未獲充分的代表;因此,筆者希望政府能多委任具備這些方面專業知識的人士加入環諮會,強化職能。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