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回應《蘋果》月餅包裝經濟學社評

 

(2004年9月28日) 拜讀 貴報九月二十九日何洋先生的「月餅包裝經濟學」社評,筆者認為當中有頗多值得商榷之處,有必要討論釐清。

社評重點有三:

一、對於月餅商每年製造近六千萬件的月餅包裝物料,社評認為附帶的膠刀叉等物料,「對於消費者來說卻可能為他們提供不少方便」,而非環保組織或立法會議員所指的「不必要」。筆者更認為「消費者願意為這些方便多付一點錢」。

本會並不反對基本包裝,但卻質疑使用過度包裝是否必要。舉例而言:有月餅商去年用上四件獨立包裝包裹一個月餅。這些所謂「必要」的包裝,包括了兩個膠墊、一個膠袋,和一個紙墊。想請問,這真箇是有需要嗎?真箇是消費者想要的嗎?況且,這還沒算上獨立的大底塑膠托墊、膠刀叉和月餅罐等包裝共22件。

再說,以上絕非「個別例子」,而是不健康的主流行為。

反過來說,倒是我們的消費市場愈見劣質,盲撞地創造用完即棄的過度包裝市場,以致消費者無從選擇。香港地球之友的調查發現,61.6%的受訪市民其實並不使用附送的膠刀叉。

中國大陸的月餅包裝問題更是變本加厲,往往出現「妹仔大過主人婆」、包裝大過餅的劣風。內地多個環保組織已經響應本會呼籲,發起內地版的「常哦行動」,抵制過度包裝。

二、社評又指「月餅生產商並不是製造『垃圾的源頭』,它們只是投消費者的所好而已」,所以反對立法規管。
個人以為,社論講的是「月餅包裝經濟學」,卻與環保包裝經濟學背道而馳。月餅包裝經濟學體現的,倒是大量生產,大量消費而大量丟棄。本港的都市固體廢物中,有20%是包裝廢物,當中大部分是難以分解的塑膠物料。

聯合國已清楚指出,生產者是創造廢物污染源頭,遂有「延伸生產者責任」(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 之議,要求企業要有環保良心,勿動輒製造過度包裝。也因此,遠至歐盟、近至日本、南韓、台灣,先後訂立包裝法。

所謂投消費者所好的論點,更扭曲了公平原則。請問,當生產者創造大量不必要的廢物而把利潤袋袋平安之際,可有承擔這些包裝廢物的處理費?事實上,這些處理費正不公平地由全港110萬納稅人代為攤分。何況,破壞生態的惡果,更不是錢幣和經濟學就能解決的問題。

三、社評認為,應循教育著手減用包裝。

教育當然重要,這也是過去兩年香港地球之友的重點工作。我們的「常哦行動」,便是要經常「哦」月餅生產商履行生產者責任,帶頭減用過度包裝以及回收月餅盒;「哦」政府建立健全的回收系統,推動制訂包裝法;「哦」消費者拒買過度包裝的月餅產品,並配合回收月餅罐。

然而,光靠教育絕不能趕上污染破壞的速度,惟考慮輔以法例等配套手段,才能有效地回應問題。

 

 

~完~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月餅包裝經濟學 何洋

環保團體一項調查發現,市場上最受歡迎的八家月餅商,在本年生產四百萬盒月餅的同時,亦製造近六千萬件包裝物品。該團體表示,市場上售賣的月餅所附帶的膠刀和膠托盆等小物件,屬於「不必要」的物品,只會造成環保問題,為垃圾堆填區添加負荷。候任立法會議員蔡素玉更表示,「月餅商是這些垃圾的源頭」。

我們對環保團體及蔡議員的意見不敢苟同。對於環保團體來說「不必要」的隨月餅附送的小物件,對於消費者來說卻可能為他們提供不少方便。換言之,消費者願意為這些方便多付一點錢。假設這些物件真的如環保團體所言是「無謂」的,即它們並沒有為消費者提供方便,但消費者卻要為此付出較高的價錢來購買月餅(因為這些附加物品需要成本製造),你猜消費者會那麼笨去買一些他們「不必要」的東西嗎?

因此月餅生產商並不是製造「垃圾的源頭」,它們只是投消費者的所好而已。從這個角度來考慮,我們因此反對有些人提出的以立法的形式來管制月餅生產商怎樣去包裝他們的產品的建議。這樣做不但未能從根源去解決問題,而且還會衍生出新的問題來。例如該等法例若正式通過,政府行政和處理費用難免上升,更可能帶來官營機構的權力膨脹的不良效果。

環保團體應該做的是從教育消費者的方向入手。事實上,這些環保團體多年來的宣傳工作,成效已逐漸浮現。以這次被批評的八家月餅商為例,除其中一家沒減少月餅附送的包裝物品外,餘下七家均有減少,減幅由最低的百分之六至最高的百分之二十七。

只要消費者覺得環保值得支持,願意犧牲沒有附帶小物品所帶來的不便,我們還用擔心月餅生產商製造「無謂」的東西嗎?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社評 2004-09-28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