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香港地球之友

就香港電力市場的未來發展(第一階段諮詢)之回應

2005/4/30


整體回應


1. 對政府提出的「香港電力市場未來的發展第一階段諮詢文件」,香港地球之友深表失望。該會認為,整份文件在環境保護上 ── 特別是空氣污染議題 ── 缺乏長遠和進取的目標,也無解決良方,既讓本港的空氣質素持續敗壞,也讓電力公司逃脫應該負起的社會及環保責任。雖然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在協議當中「負責有關發電及供電的環保政策事宜」(2.3段),但相關內容蒼白,表現缺乏承擔。

2. 電力公司不斷增加燃燒石化燃料,不但污染空氣,也加劇溫室效應,與《京都議定書》的精神背道而馳。

3. 「以固定資產為投資回報基數,被視為鼓勵過份投資」(2.7段) 。文件延續過往維持利潤「保証」的做法,卻沒有相應要求電力公司採取關顧環保的積極手段。這樣的協議將成為護身符,電力公司只須負起有限的環保責任,便可賺取最高准許回報。因此,本會認為現行的准許投資回報率不合理地過高。

4. 縱管政府早在2002年已指出,「可再生能源有潛力作為新的電力供應來源,為香港提供部份的電力供應」(3.55段),然而,文件並無積極推動這種無污染的清潔能源。

5. 本會支持兩電聯網,認為整體有利降低備用電量,直接減少燃燒石化燃料,紓緩空氣污染。此外,此舉也有助香港電燈公司與內地聯網,為以後中、港互通電力打下基礎。

兩電:空氣污染元兇,責無旁貸


6. 「香港政府的政策目標,是要確保消費者能夠以合理的價格,得到可靠、安全及有效率的電力供應,並致力將發電和用電對環境所造成的影響減至最低。」 (1.1段)。文件開宗明義提出以上目標,但對如何具體達致「致力將發電和用電對環境所造成的影響減至最低」,卻著墨有限。其中最明顯之處,是未有清晰地點出電力公司惡化本港空氣質素之責任,及其應肩負起的承擔。

7. 事實上,本港空氣質素每況愈下,發電廠己經成為污染主要源頭。環保署2003年收集到的數據指出,本港發電廠所排放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可吸入懸浮粒子,已佔全港排放總量的92%、57%和46%。

8. 以中華電力為例,其於2003至2004年在香港排放的二氧化硫,便分別較2002年增加了90%及98%。於2003至2004年所排放的粒狀物,亦比2002年增加了41.67及66.67% (見表一)。

6

9. 空氣污染,除導致入院及早夭個案外,也嚇怕投資者。2004年,香港總商會公布的問卷調查結果就顯示,有高達81.2%受訪公司表示不滿香港的污染問題,較前年大幅上升了68%,總商會呼籲本港政府正視。

與《京都議定書》背道而馳的諮詢文件


10. 《京都議定書》於2005年2月16日正式生效。全世界都竭力為減少排放溫室氣體作出努力,阻止全球暖化現象。而中國早於2002年9月3日也核准了該協議。

11. 雖然本港跟隨主權國(中國) 確認《京都議定書》,但卻未為自己是已發展城市的實際情況,主動負起減排溫室氣體的責任,反而借中國是發展中國家不必履行減排的條文作擋箭牌,繼續大排溫室氣體,而有上升趨勢 (見表二)。

7

12. 由以上消耗石化能源的趨勢可見,即使諮詢文件提到「盡力減少因燃燒化石燃料而排放的污染物和溫室氣體,已日漸成為發電業務的重要考慮因素。」(3.5段),卻未就以上問題提出有力對策,或只是虛應履行協議之責 (3.6段)。

環境運輸及工務局:自我閹割環保職能


13. 文件指出,環境運輸及工務局的角色是「負責有關發電及供電的環保政策事宜」(2.3段);而諮詢文件又提及「可再生能源有潛力作為新的電力供應來源, 為香港提供部份的電力供應」(3.55段)。然而,負責把守環保大門的環境運輸及工務局,猶如自我閹割,既無大力對付污染的具體大計,也沒有落實過去顧問報告推動可再生能源的建議,變相讓經濟發展及勞工局與電力公司「合謀」荼毒香港的空氣質素和市民健康。

14. 機電工程署在2002年公佈的《香港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可行性研究第一階段研究摘要》,是推動香港可再生能源的催生方案,提出的策略和行動包括:

i. 促進制定有關可再生能源的政策、制度安排和技術標準,以提倡可再生能源;
ii. 創造適當環境以鼓勵投資可再生能源技術;以及
iii. 創造市場,讓消費者可以選購可再生能源。(4段)

15. 問題是,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對有關建議無動於衷,讓可再生能源的發展有疾而終。

16. 此外,環境運輸及工務局最近回應傳媒有關電廠排出污染物的提問時,指「環保署現正和有關電力公司商討收緊牌照的條款,以減少污染物的排放和增加使用天然氣。」 (《經濟日報》(2005) 兩電牌照研收緊 改善空氣 環署回應本報 指8成污染來自內地,2005年4月21日)

17. 當局的回應,清楚表明政府只會循「增加使用天然氣」等手段來對付排放污染,再一次漠視發展──甚至優先發展──可再生能源的需要,也未善盡保護環境的重責,表現令人失望。

18. 再者,天然氣雖然較燃煤不污染,卻不代表它是乾淨的環保能源,因為它的燃燒過程同樣會排放溫室氣體。依仗天然氣發電,無助於根治空氣染污染問題的當務之急。

19. 為解決珠三角地區和本港的區域性空氣污染難題,諮詢文件又提及會與內地合作,把2010年的污染排放量,削減至1997年的水平 (3.5段)。本會不明,當局為何把目標定在1997年,而非其他年份?當中的理據為何?我們發現,1999年時的空氣污染排放量較低,政府應該更進取地選擇1999年的排放量作目標?

保障利潤而不保護環境的不平等協議


20. 「以固定資產為投資回報基數,被視為鼓勵過份投資」(2.7段)。過去的利潤管制協議,實質是一條鼓勵電廠污染的條款,等同興建越多的發電機組,便可穩收更多的准許利潤。至於用甚麼方法發電來減低污染,從來就不是電廠最關心的問題。(馬雅燕 (2003) 《可再生能源換來清新空氣》,香港地球之友,2003年1月25日。)

21. 這次的諮詢文件,延續過往維持利潤「保証」的做法,卻沒有相應要求電力公司採取關顧環保的積極手段。這樣的協議將成為護身符,容許電力公司只須負起十分有限的環保責任,便可賺取最高准許回報。因此,本會認為現行的准許投資回報率不合理地過高。

22. 再者,過去的協議,根本未曾反映發電的整體成本,舉如忽略了環境破壞及醫療開支等社會成本。本會認為,新的諮詢文件應引入計算發電的外在成本的方法,以評估各種發電形式所造成的損失,讓兩電在獲取利潤的同時,也負起應有的環保責任。


把可再生能源納入優先發展的能源項目


23. 本會研究發現,若本港的電力供應有5%是可再生能源,每年可減少排放大量溫室氣體:即可減少佔總體14%的二氧化硫(約8,000噸)、13%的氧化氮(約7,000千噸)、13%的懸浮粒子(約440噸)及5%的二氧化碳(約183萬噸)。(香港地球之友,《香港地球之友對政府可再生能源報告的立場書》,2003年)

24. 誠如上文(13)指出,香港具備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潛力。香港地球之友在2003年完成,為期12個月的風力能測試研究亦顯示,蒲台島及南丫島的平均風速分別為每秒6.6米(時速24公里)及每秒5.6米(時速20公里),表明本港具備發展風力能的資源。

25. 若按國際發展,風力發電的成本已接近燃料發電的成本。但如果計入環境成本,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反而較燃煤便宜。奈何政府對推動有關清潔能源裹足不前,以致本港空氣質素無法有效改善。

26. 諮詢文件亦反映了政府一貫無意支持、甚至否定可再生能源的負面態度。機電工程署的《香港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可行性研究》列明,「管制計劃協議所准許的發電方式並未包括可再生能源發電項目,所以電力公司並沒有投資發展可再生能源。」(機電工程署(2002)《香港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可行性研究第一階段摘要》,2002年12月,4.2.2段)由此可見,政府過去並未把可再生能源,列作「協議所准許的發電方式」。既然政府不予准許,或不支持推動發展可再生能源,電力公司便可名正言順地予以漠視。

27. 在是次公布的諮詢文件中,政府雖然建議發展可再生能源,但所訂目標過低,既不合理,又不合時宜。當中建議,在2012年前,可再生能源最高只須佔全港整體電力供應百分之一(機電工程署(2002) 《香港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可行性研究第一階段研究摘要》)。

28. 倘若屆時要達到百分之一這個「卑微」目標,即13百萬度電(GWh),本港只需豎立一座陸上風車,以及一座海上風車(假設採用3.2兆瓦的風車)已能達標。根據國際經驗,發展大型風力場的技術已趨成熟,價格亦可與傳統電力匹敵,風力能應該擁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29. 由於廣東頗具風力發電的資源優勢,香港不應畫地自限,可透過鼓勵兩電向珠三角投資可再生能源、排污權交易、輸入可再生能源等靈活手段,引入清潔能源。

30. 值得一提的是,本諮詢文件所引用的機電署顧問報告,視「轉廢為能」(Energy from Waste) 的焚化手段為可再生能源,本會認為絕不能接受。因為可再生能源是指從自然界獲取的、可以再生的非化石能源,目前主要是指風能、太陽能、水能、生物質能、地熱能和海洋能等。而焚化技術,則以消耗天然或可回收資源作手段,其實是一種資源浪費,與「可再生」的概念背道而馳。

31. 本會認為,在新的協議中,政府有必要加上電力公司必須優先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條款,並不應把「轉廢為能」定性為可再生能源,以便創造清潔能源的市場,同時紓緩香港空氣污染的情況。

打破壟斷,支持兩電聯網


32. 香港的電力市場一直為兩間電力市場所壟斷。中華電力佔據了九龍、新界和大嶼山的供電市場;香港島及南丫島則由香港電燈所獨攬。兩電各自擁有獨立的輸電網絡,現時有限度的聯網亦只是用作緊急的後備用途。

33. 這種割據的局面,讓電力用戶別無選擇,所以港島居民,不能選擇向電費較便宜的中華電力買電。

34. 割據式的電力市場在減低環境污染方面的工作亦呈僵化。由於兩電擁有使用電網的絕對權力,只要兩電拒絕開放電網,其他電力供應商一律無法加入香港市場。因此,即使風力能的發電成本已節節下降,並貼近傳統電力的水平(傳統電力如煤等每度電約二至四角;風電則為每度電二至三角五仙),但倘若要把這個既經濟又無污染的能源駁上電網,輸給市民使用,卻必須得到兩電的「首肯」。(馬雅燕 (2003) 《電力市場改革的底線:供電與輸電分家》,香港地球之友,2003年6月20日)

35. 事實上,政府在1999年及2003年完成的兩份顧問研究均指出,「加強港燈與中電之間的聯網,初步顯示可以帶來整體的經濟效益,而這計劃在技術上是可行的。」(3.30段)

36. 本會認同兩電聯網的提議,認為整體有利降低備用電量,直接減少燃燒石化燃料,改善空氣污染。此外,此舉也有助香港電燈公司與內地聯網,對以後中、港互通電力打下基礎。

查詢: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主任 鄭秉賢先生 (Steven Cheng)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朱漢強先生 (Hahn Chu Hon-Keung)

電話:2528 5588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