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全球暖化成災 戲假情真

香港經濟日報 國是港事
2006/9/13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很多本該只出現在電影熒幕上的,荒誕的、不尋常的氣候變化情節,今年竟然在人間上演。

先不說一些愛斯基摩人今年熱得要裝空調,這聽起來不可思義的情況,即使是香港昔日的宗主國也「難逃劫數」,熱得「發燒」──聞名的英國巴士現在添了一項絕活,車頂煎蛋;法庭裏的法官被特許脫掉那象徵身份的「假髮」。上周,英國的科學家更宣布,在過去二十五年間,當地包括蝴蝶、蜘蛛、雀鳥和哺乳類動物等八成生物已靜悄悄地大舉長征北上,至今已走了三十至六十公里,為的是避開變暖的棲息地。

氣候怡人的美國加州,今年七月的氣溫突破三位數字,最高錄得五十七年來最高的華氏115(攝氏46)的熱浪,導致至少一百四十人熱死,公眾殮房更出現「屍」滿之患的窘境。

我們北靠的祖國,上月便碰上五十年來最強的颱風桑美,時速一秒六十米,比四十四年前吹襲香港的溫黛還要厲害,吹得閩浙一帶一百六十萬人要緊急疏散。

上述例子也許及不上電影《明日之後》的場面般極端和駭人,但接四連五的氣候反常現象,卻足教人再三思索:氣候變化,是不是早就殺到埋身?

由美國前副總統戈爾「主演」,講述氣候變化的電影《絕望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今日 (星期二) 在香港首映,向世人宣告迫在眉踕的環境危機──倘若再不坐言起行,人類只能面對絕望一途。而戈爾屆時將與地球之友等環保團體對話,為香港以至珠三角在全球氣候變化的角色把脈。

《絕望真相》是一齣非主流非娛樂的電影,在美國公演時卻錄得二千多萬元的高票房。片中描述,科學家預計急速融化的格陵蘭冰棚一旦崩塌,全球水位將上升二十英呎,屆時摧毀紐約世貿中心現址的再不是恐佈襲擊,而是氣候變化。至於中國的北京、上海亦無法倖免,預估會有多達六千萬的生態難民。六千萬個人,正正是九個香港的人口。

冰棚崩解絕非遙不可及。四年前,南極洲一個面積差不多相等於三個香港的冰架Larsen B,在一個月內全面坍塌,事件震撼關注氣候變化議題的科學界。

全球氣溫得以平衡,其中一個關鍵,是南北兩極冰雪的散熱作用。太陽照射極地造成的熱力幅射,有九成會被白雪反射到大氣層外。倘若冰川溶化,海洋反而會吸收九成熱力,令海水升溫,進一步加劇冰雪崩釋,造成每況愈下的惡性循環。

氣候變化,不只局限於氣溫上升,還包括冬季不再冷冽、疾病蔓延、野火叢生、二氧化碳濃度飛升等種種現象。科學家形容,它比恐怖主義的殺傷力更大,威脅全球安全。而這個危機,很大程度卻是人類自找的,源於我們過度依賴化石燃料及消耗型的生活型態。

對香港人而言,「氣候變化」這個議題可能太大太遙遠,很難想像它如何殺到埋身。然而,我們真的能獨善其身嗎?

全球氣候愈暖,適合蚊子生長的版圖就愈大。 香港過往沒有的登革熱,卻在十二年前殺到。及至全球最熱的一年 -- 2003年 – 本港的呈報個案數字更多達四十九宗案例,政府要「大陣仗」地動員十六個部門滅蚊。這兩年個案少了,但鄰近的台灣和廣州,卻仍飽受登革熱的威脅;試問香港這個被重重圍困的彈丸之地,談何獨善其身?

前不久,霍金在香港說過,溫室效應和病毒等風險,最終可能會迫使人類「離鄉別井」,在地球以外找謀求一線生機──除非我們在未來一百年停止殘害自己。不知道有多少霍金迷,會記起這位大師的肺腑之言?

《絕望真相》結束前提及:氣候變化不僅是科學和政治的問題,根本上還是道德的議題。當下一代提出「點解你地將個地球搞到咁污煙瘴氣?」的天問時,請問該如何對應?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