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大樂園背後的小動作

香港地球之友助理總幹事 葉廣濤


本月十三日,政府高恣態召開記者招待會大唱迪士尼樂園的環評報告順利通過環保署的環評考驗,符合環評條文,造就一片"有特區護航無往不利"之氣勢,希望藉此拉攏傳媒,影響輿論。其實此一行動的背後,有關當局已做了一連串的小動作,但動機則只有一個,要動員政府一切的可動用資源,盡快為迪士尼樂園馬上動工護航。

在該份環境影響評估報告還未經環境咨詢委員會(簡稱環咨會)審議討論而開記者招待會是一種極不尋常的舉動。就一般建設項目程序而言,為市民公眾利益把關的是環保署及環境咨詢委員會。環評報告先由環保署跟據環評條例中技術備忘錄的條文,審查環評報告書的內容是否符合環評條例,再咨詢公眾及環境咨詢委員會,由該委員會屬下的環境影響評估小組把關,詳細再審核一次環評報告的重點,建議大會接納或否決環評報告,甚至整個項目。由於環咨委及其環評小組有環保團體的代表,故一般認為這是整個環評過程中的重要公眾參與指標。雖然環咨會沒有法定權力作最後決定,但政府一般十分尊重及會遵守環咨會的意見。項目經過環咨會審議後,才會到立法會申請撥款,而議員亦會詢問政府有關環咨會的決定才作出撥款或通過某些項目。

以這次建迪士尼公園為例,從一開始政府已背離這種正常程序,急不及待審議環評便和迪士尼公司簽訂了合約。由旅遊專員為首的政府談判團,主觀地把交地建樂園的時間訂在今年五月,他們認為,既然竹蒿灣連貨櫃碼頭亦可以建,為何不能建主題公園?空氣水質、噪音、有毒物的污染根本不是一個問題。其輕率的態度,可從旅遊專員的一句說話而概括之,他認為因為環境問題而建不成樂園的機會比中六合彩還低。

這種調子,從一個不太懂環保的官員口中,用輕蔑的語氣道出,彷彿在向香港環評法例挑戰,亦顯出這些高級官員缺乏尊重法理的政治智慧。對民間意見充耳不聞,慮維思先生更向新聞界指責環保人士只會嘩眾取寵,高官的開明態度何存?

香港環保界前輩為了這條環評條例,努力奮鬥了二十年,環評的目的是以一種科學化的評估,在大型建設項目開展前,在設計計劃階段全面就項目對環境的影響作出分析,並提供包括選址、各種替代方案、提出減低影響的措施等,香港的環評條例適用於政府自已的項目及私人項目等。以興建發電廠為例,電力公司須要向政府繳交選址的環評報告。筆者記憶中,港燈擴建南丫島發電廠時在全港範圍的十七個地點上進行評估、歸納,最後選定5至6個作詳細分析。如果以迪士尼樂園這種先主觀選址,再作評估的方法來作比較,也難怪在去年年度環評討論會上,某些私人企業向政府提出抱怨,說對他們要求太嚴謹了。其實,若不是環保團體及新聞媒體不斷向政府施壓,迪士尼當初可能也不用做環評了。為何特區政府有雙重標準,厚此薄彼之嫌呢?這個世界級樂園的環評匆匆上馬,與時間競賽,因為若延遲了,政府須向迪士尼公司斷日計賠錢,說起來該公司也真像欠了高利貸的債,但要怪也只能怪自己的政府代納稅人簽了這張死約。既然政府也有份投資,旅遊專員及幾位高官亦貴為迪士尼聯營公司的董事成員,各部門當然不敢怠慢,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各部門將為此大開綠燈,盡量提供方便。這是公正和負責任政府的行為操手嗎?

迪士尼公司也請來公關公司,邀請環保團體聚餐、會談。唯獨本會不在邀請之列,可能由於本會一直維護法紀和民眾及生態利益,要求政府認真處理迪士尼環評,堅守信念和捍衛公義,不遺餘力。搞分化也是公關公司的常用技倆,我們亦不以為然。

整個環評為時只有兩個多月,以這般大型的項目來說,是絕無僅有的。政府的說法是既然從前建碼頭也作過環評,故不要浪費,內容能抄則抄,能用則罷。環評報告出爐,政府高調召開記者會的當天,本人作為環諮會及環評小組委員,收到不少傳媒朋友的詢問,關心樂園對環境、遊客及市民的影響,到兩天本人後執筆撰寫此稿時,還未收到環評報告,只能從網上略知一二。政府特意安排搶閘於三月底先諮詢立法會,而環諮會最快才排期在四月初才能開會討論有關該環評報告,是否存心避重就輕、先斬後奏?如前文提及,整個程序像是倒戈了。從高調召開記者會,至倒轉正常諮詢程序,雖然並未觸犯任何法例,但醉翁之意昭然若揭,政府行政主導這大機器開動了,似乎一切都阻止不了政府動用跨部門的行政資源去協助一間跨國企業賺錢,政府一直堅持積極不干預的政策何在?樂園匆匆的上馬,財利船廠的嚴重污染輕率帶過,環評法的精神給拋諸腦後,到時候樂園開幕了,若發生一連串污染擴散的事件及其衍生的法律責任等等,我們不禁要問,這代價是否太大了?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