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中國官民環保外交新里程碑
(南非世界高峰會總結)
2002年9月26日
(刊載於信報)


今次南非世界高峰會有得有失。究竟誰是今次南非首腦高峰會的贏家?誰是輸家?

各國政府要瓜分全球資源,佔有商品市場,操控貿易、繼續不平等不平衡的經濟發展,以利己的理由而一步也不讓。這次高峰會達不成協議去遏止貧窮,達不成共識去減生態災難,甚至不願意承擔過往和未來的責任。我們的下一代正是南非高峰會的「大輸家」。

單單就氣候變化的問題上就左推右搪。不願意去面對這個全球人類的危機。自1975至2001年間,與氣候變化相關的水災、旱災、風災上升了160%,而在90年代就奪去了44萬人的性命,經濟損失相等於4千8百億美元。這一代人的生活方式,發展模式不改變的話,下一代要承擔的「債」可能更大,父債為什麼要子還?

中國在今次非首腦會議上可以算得上是贏家。中國高度注重在國際社會扮演的角色,因此這次參加高峰會的代表團,包括官方和民間組織代表,超過200人,接近300人。就氣候變化框架公約(京都議定書)的爭議,中國政府雖然處於兩難局面。由於未來人口增長、經濟發展、產業結構調整、能源供需、未來能源技術、產業的協調發展、耕地稻田面積的變化、林業的管理、對於一個擁有12億人口以煤炭為能源基礎的發展中國家,中國要減排溫室氣體實在是新世紀的最大挑戰,同時也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落實「京都議定書」,加強氣候變化領域的國際合作,有助於提高中國對全球氣候變化的進步,也同時有利於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的調整。

這次朱鎔基總理發表演說,向全世界宣佈中國承擔國際責任,相比美國的推卸責任,贏取了國際的好評,更重要的是突顯了中國在國際環保領域的範疇上,登上了倡導者地位。這一次的綠色外交以進為退的戰略不但贏取了掌聲、贏取了新盟友,特別是亞洲的盟友。區域一體化,「亞洲共同體」成為抗衡全球一體化的策略。亞洲地區飽嚐氣候變化災害亦同時是急需能源推動經濟發展的高增區。中國可以作為龍頭去向發達國家要求一種補償、加強發展中國家的技術和經濟實力,建立公正的國際經濟秩序。中國的綠色外交立了一功。

社會各階層改變生活、生產、消費模式以減低溫室體排放,就必須強化公民意識和民眾參與。中國民間組織發揮的功能將是重要的關鍵。這一次參加南非約翰內斯堡高峰會議的中國民間組織代表團人數超過200,包括有政府背景和草根的社團在內,是中國民間組織,特別是環保的草根社團站上國際舞台的里程碑。

在高峰會上這班中國民間組織跟中國官方談判團打招呼給予支持,跟來自各方關心大陸生態環境及可持續發展的人士和組織交換意見之同時,默默地吸收國際經驗包括:國際社會議事的程序、表達意見的方法手段、監督政府企業責任的機制,及游說和影響政策的戰略等。通過這國際學習機會,一方面提升公民社會的參與價值,另方面有助說服政府接受官民伙伴合作關係。對中國來說,走向小政府大社會的民主進程中再踏前一步。

國際社會對中國民間組織和環保運動的關注越來越大。在南非世界高峰會的籌備和會議過程中,聯合國以至各國的高層代表都要求跟民間組織會面,了解中國大陸的生態、社會和經濟發展情況。聯合國副秘書長托爾非爾博士、英國副首相、歐盟代表、日本部長、國會議員都要求聽取民間的意見。我也有機會參與其中一些交流,見證民間組織監督政府企業扮演的角色實在舉足輕重。反映民間實況之同時,評估本國政府的表現也可反過來敦促外國政府負上國際責任,要求其跨國企業重視其社會承擔。

真正發揮這些功能,民間織的能力建設培訓非常重要,提升其專業化、理據性、和可持續性的社會推動力是民眾參與社會政策制定的基礎原素。

政府、企業和國際社會解決共同面對的環保、社會和經濟發展引發的問題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公民社會的聲音力量也不能缺。

落實國際公約也好,經濟轉型也好、產業結構調整也好,都是從身邊小事開始,從每一小步開始,集合群體的力量去把挑戰轉為機遇。南非世界高峰會的結果有得有失,但是最重要還是參與的過程。

十年後的高峰會,全球首腦聚首於中國也說不定。今次中國綠色外交已得了國際社會評價,往後要看如何把國際重任轉化成為有利於可持續發展的行動以及對下一代的承擔。我們是滑坡的一代?還是拾級而上的一代?每一位地球公民的命運就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上。

註:作者吳方笑薇是聯合國「全球五百佳」得獎者、中國環境特使及香港「地球之友」總幹事。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