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南非地球峰會感言

吳方笑薇
2002-10-21


中國環保外交新里程碑

中國高度注重在國際社會扮演的角色,因此這次參加南非地球峰會的代表團(包括官方和民間組織代表) 接近300 人。對於一個擁有13億人口以煤炭為能源基礎的發展中國家,中國要減排溫室氣體實在是新世紀的最大挑戰,同時也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落實《京都議定書》,加強氣候變化領域的國際合作,有助於提高中國對全球氣候變化的貢獻,同時也有利於中國的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的調整。

朱鎔基總理發表演說,向全世界宣佈中國願意在環保領域承擔國際責任,贏得了國際的好評。相比美國的推卸責任,更突顯出中國在國際環保領域登上了倡導者地位。亞洲地區飽嘗氣候變化災害,亦急需能源推動經濟發展。

社會各階層要改變生活、生產、消費模式,以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就必須強化公民環保意識和民眾參與意識。其中民間組織發揮的作用將是巨大的。這一次參加南非地球峰會,是中國民間組織站上國際舞台的里程碑。

峰會上,中國民間組織跟關心中國大陸生態環境及可持續發展的人士和組織交換意見,吸收國際經驗,提升了公民的參與價值。

父債子還

南非地球峰會曲終人散。這個全球最大的一次“問責”大會的成效如何?過去26年間,氣候變化引發的天然災害已導致全球44萬人死亡、損失4800億美元!每天有50到100種物種消失,全球一半的原始森林被破壞!10億人沒有潔淨的飲用水!這些都留給下一代?

“可持續發展”強調跨代公平和公義,強調資源共享、責任共擔、代代共享。

這次峰會達不成協議去遏止貧窮,達不成共識去減少生態災難,某些國家甚至不願意承擔過往和未來的責任。我們的下一代正是南非地球峰會的大輸家。

不少國家的政府對氣候變化的問題左推右搪,不願意去面對這個全球人類的危機。自1975年至2001年間,與氣候變化相關的水災、旱災、風災上升了160%。如 果我們這一代人的生活方式、發展模式不改變的話,下一代要承擔的“債”可能更大。“父債”不應“子還”。

三大遺憾

期望、失望、無望、前望?對於南非地球峰會的成效得失,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我個人認為:南非地球峰會有三大遺憾。首先年輕人的代表性不夠。大會主題是“可持續發展”,即是說:在滿足這一代人需要的同時,不剝削下一代,滿足他們需要的能力。那麼“下一代”的聲音呢?為什麼沒有安排成年人旁聽年輕人議論自己的未來?第二個遺憾就是少數民族、弱勢社群的代表性不夠。農民、勞工、婦女等是不公平貿易和剝削的受害者,但是他們的聲音那麼小,他們爭取全球關注的機會也遠遠比不上政客和企業家。第三個遺憾就是官民的隔離。連聯合國主辦的會議,也脫不了階級色彩。很難見到官民融合在一起探討共同落實可持續發展的路向和行動。

也有值得欣慰的事情。民間環保鬥士在峰會期間十分活躍,大聲宣揚自己的主張,他們中間有頭髮斑白的里約地球峰會的環保勇士,也有新加盟的年輕生力軍。另外的欣慰就是看到了新的友誼,不管是什麼種族、什麼語言,大大小小的民間組織,都找到了新朋友,把“公平、公義、公正”的接力棒傳下去。

峰會上一個熱門的主題是“可持續發展的消費”。這是一個發達國家如美國不願意談的話題,因為涉及礦產、農產品補貼、生活方式、資源過度消耗浪費及不公平貿易的問題。全球要關注弱勢社群無能力支付產品的化驗、認證、版權費、行銷及市場推廣的投入,應該撥發基金去援助弱勢社群推廣本土的無公害生產和產品。這是脫貧及推動“可持續發展”的切實工作。會上的聯合國、歐盟代表都表態認同,但是最終又回到大綱領上面,回到談判桌上。

南非地球峰會的閉幕,是全球有良知人群繼續奮鬥的再起步。

註:作者吳方笑薇是聯合國「全球五百佳」得獎者、中國環境特使及香港「地球之友」總幹事。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