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超越維港 超越填海
地球之友總幹事吳方笑薇


(2003年11月27日) 近期維多利亞海港填海問題引發社會大辯論,但是大部份關注都集中在填海的面積和土地用途上,較少人真正關心維多利亞港的整體改善、管理、保育、環境治理方面。

很多人擔心維多利亞港變成一條河,環保組織更擔心的是維港變成臭港。自80年代末開始環保團體足足花了15年時間呼籲和迫使政府正視和治理維港含大腸桿菌的污水問題,至今還未得到最徹底的解決。希望香港人不單只關心維港的外貌,同樣需要關心維港的健康。

香港擁有超過800公里長的海岸線,而維多利亞海港的兩岸只是其中的一段。不要忘記這段海岸線大部份都是由於填海而形成的人工海岸,進行規劃和小規模的修補、美化、和改善工程是可以接受的。問題是如何協調“天然”海岸與“人工”海岸的景觀、用途、規劃和管理?有建議要維港兩岸的沿岸連成一條可步行的海濱長廊,但這始終是從“接駁”的角度出發,沒有為香港制定一個海岸線利用的保育和管理策略。最近特區政府推出自然保育政策諮詢公眾,值得我們反思,海岸保育策略也應該得到應有的關注。

維港沿岸現有的長廊往往是石屎長堤,硬巴巴的。還我天空、還我海洋,也應該還我一點綠。無論是中環、灣仔、西九龍、東南九龍填海的土地規劃都沒有整體綠化的策略。巨無霸的購物商場、天幕封閉式的商業區、比天高的大廈、廢氣衝天的高速公路,都使維港的大自然景緻褪色。

維港的海上交通規劃也是令人失望的。以道路為本的城市規劃,忽略了海上交通的功能和特色。全球多個世界級城市都有效地利用它們海港的航道作為舒緩陸上交通的一個選擇,以及促進觀光旅遊的設施。反觀香港,政府的交通政策只照顧駕車人士和汽車交通業的利益,沒有認真考慮海上交通的可持續發展。海上交通只靠市場來作取捨、淘汰,漸次淪為可有可無的交通工具。中環填海土地部份用來建碼頭,希望不是單單為了天星碼頭的搬遷為目的,而是全盤考慮海上交通如何與陸上交通互補及互相配合。

密封式的博物館、全天候的購物商場、不見天日的展覽廳、人工空調的玻璃幕牆摩天大廈,這些與大自然分割的人造環境為甚麼要佔據海濱位置?香港已成為世界級的玻璃匣子城市,還要加插更多嗎?香港應該盡快制定樓宇高度限制指引,保障城市景觀、平衡密度和高度、促進採光通風、減低市區熱島效應,和改善戶外和室內空氣污染。

填回來的土地屬誰呢?花公帑填回來的土地是公有財產,那麼公眾就有權決定它的用途和享用權。希望香港特區政府汲取今次維港事件的教訓,增加透明度,提供更詳盡的信息,深入諮詢民眾。政府可考慮籌辦社區參與的規劃及設計比賽、公開展覽及由公眾投票。北京籌辦奧運和上海籌備2010博覽會都試圖通過“互動的城市規劃”和諮詢程序建立共識,融合社會力量。,這是值得特區政府參考的例子。

有不少民眾擔心,填海的目的又是為了賣地,出賣公眾享用的權益。為了平息這些民眾的質疑,特區政府可以考慮把中環灣仔填海地段,規劃成為「特別規劃保護區」或把它轉為「公有土地託管」Public Land Trust,確保不會變賣和私有化。

不少人提議仿傚紐約、倫敦、悉尼等大都會的做法,成立「海港管理局」,以協調海港的綜合規劃、發展、保育和管理。我認為,今年初成立的“可持續發展委員會”應優先研究這個議題。由於委員會是由政務司曾蔭權司長統領,身份和權力有助推動跨部門、跨決策架構的整合,特別是涉及到擁有決策權的「城規會」的改革。為增加決策透明度,尊重公眾知情權和參與政策制定的空間,特區政府應該逐步開放諮詢及法定委員會的會議,未來的「海港管理局」也不例外。

香港定位為一個世界級城市,希望同時也定位成為一個健康的城市。現時天天車龍廢氣圍城,可以接受嗎?以汽車為本,以道路為本的城市規劃是明智的嗎?今天填海建路,明天車輛持續增長,海旁大道又快飽和時,如何打算?香港城市規劃傾向於對陸路交通擴展有利,及對商業行為有利,但 卻忽略了公眾的選擇和享用權益,這又是否負責任呢?

打官司或許可以避免填海, 但卻解決不了政府及市民根深柢固的思考模式。觀乎塱原濕地和沙螺洞,雖然嬴了官司,但長遠的保育仍是遙遙無期。無論立法會的公聽會、及其他諮詢和討論會都應該超越維港,整體反思全港的城市規劃和佈局。就算前“花園”(維港)保住了,若後“花園”(新界)具生態價值的地方繼續被蠶食,又是否我們所樂見呢? 讓我們在保護維港同時,能把目光超越維港,共同保育全港的生態環境。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