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立環保包裝法 追兩岸日韓

2003年8月2日
刊於《香港經濟日報》
香港地球之友研究員朱漢強


環境保護署今年起推動四項「生產者責任試驗計劃」,試圖要求生產商「自願」回收用後的產品廢物 (例如回收手機電池),藉此紓緩堆填區的沉重壓力。問題是,這套有點重蹈日本老路味道的策略,著眼於努力回收用後產品;卻無法正本清源,在生產初期便管制使用潛在的廢物。潛在廢物中,「包裝廢物」(packaging waste) 是其中一害,可惜這個議題鮮少在香港討論。

香港有多少包裝廢物?環保署說沒有這個分類。保守估計,我們每日產生的包裝垃圾,平均超過1900公噸,相當於家居、工業和商業等都市固體廢物的20%。這些包裝物料,包括頭號包裝垃圾的膠袋,和膠樽、紙皮、玻璃瓶、發泡膠等。至於中秋節會大量丟棄的月餅鐵罐,環保團體指有750公噸。

註一:環保署並無包裝廢物的統計分類,以下的6類的包裝廢物量,並不能完全反映香港包裝廢物的總量。
數據來源:環保署

在香港這個消費城市,包裝廢物的背後,反映著一個特點:大量生產,大量消費而大量丟棄。

產品包裝的原意,是保護貨品免於運送過程受損。但這個原始功能,早已變質,包裝變成「過度包裝」。例如香港某知名月餅,從膠袋、鐵盒、獨立膠袋、膠刀叉到墊底內層,前前後後有八層包裝。這些包裝成本,大概佔月餅成本的10%。本末例置,包裝與產品的界線愈見模糊。

消費者委員會調查發現,即使是同一產品,普通包裝產品的售價,較有禮品包裝者便宜5%至20%。

環保責任究竟誰屬?最常聽到的答案是「政府」和「市民」該負責。事實上,「生產商」同樣有環保責任,只是大家往往忽略了這一點。而這三個元素,缺一不可,也不能偏廢。

生產商生產貨物過程,通常把「環境成本」排除在外,以為自然資源用之不竭。問題是,我們不善用資源,等同我們這一代人「預支」後代所需,要「子償父債 (環保債)」,並不公平。

要環保還是包裝:法國的故事

包裝廢物在外國也是困擾。以法國為例,三分之一的家居垃圾都是包裝垃圾。40年前,每個法國家庭平均製造的生活垃圾才220公斤,今天已翻了一翻增至450公斤。增加的幾乎全是包裝垃圾。

法國的環保部門搞盡腦汁,推出一本《節日購物綠色指南》,呼籲消費者思考「要保護環境、還是要精美包裝」的問題,期望大眾理性消費。小册子指出,即使是並不「豪華」的即溶咖啡,所需的包裝紙相當於同等份量袋裝咖啡的8倍。

減少包裝垃圾的對策

回收,是常用的治標方法。而治本之道,包括改變消費模式,和推動「生產者責任」運動 (Producer’s responsibility)。撇開改變消費模式暫且不談。推動「生產者責任」的形式很多,但這裡想介紹歐洲行之有效的包裝法例。

包裝法是個雙管齊下的方案,一方面要求生產者支付耗用包裝物料的費用(變相環保稅),生產商在經濟誘因下,盡量減少過度包裝,節省成本。另一方面,政府配合推動回收包裝物料。這個雙軌並行的策略,整體上達至減少生產包裝廢物及回收資源的目的。

綜合歐洲20個實施包裝法國家的成果,整體平均的包裝廢物回收率為49%。其中丹麥的回收率最理想,達到89%的佳續。

業界普遍憂慮,包裝法會大大增加生產成本。但歐洲的經驗是,包裝法對業界的徵費價格一般是偏低的。以鐵製容器為例,挪威的業者每使用1公斤的鐵器,支付的包裝費只需港幣7仙至2.5角不等 ,回收率卻高達51% 。

包裝法不是歐美國家的專利,亞洲許多國家及地區亦有推動。南韓、台灣、中國和日本相繼訂立有關法例。中國部分省市規定,產品的包裝費用應佔產品成本的10%左右,高佔產品成本30%以上者,即屬欺詐。台灣的《資源回收再利用法》在2003年7月出爐。該法管制的範籌涵蓋商品的包裝層數,食品及烘焙類禮盒包裝,層數不得超過5層;化裝品禮盒包裝不得超過3層。違反規定者,可處以台幣3至15萬元罰款 (約7500至40000港元)。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一直自詡先進城市的香港,從未將包裝法搬上議程,反而推出一個個的「自願性試驗計劃」,結果換來減少廢物委員會主席潘樂陶「試驗計劃做得太多,實質行動卻欠奉」的一針見血批抨。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