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廢物政策管得了「地球二世祖」嗎?
香港地球之友就《都市固體廢物管理政策大綱》之回應


2006/1/19


總體回應:(有 * 號者為重點回應項目。各位尚可參考2005年5月13日的「正本清源,回歸源頭減廢之路」的回應文件,了解本會就廢物議題之綜合意見)


2005/5/13

Ø 香港地球之友認為政府推出的《都市固體廢物管理政策大綱》有頗多不足之處,但在廢物問題迫在眉睫的情況下,大部分項目應盡早上馬;
Ø * 環保部門不應自我設限為末端收集廢物的「清潔工」角色,反之,應以可持續發展的理念,擔當「資源管理者」,發揮由源頭推動珍惜資源、減少浪費的功能;
Ø * 本會促請政府及立法盡早通過生產者責任的法例,讓污染者承擔應有的環保責任;
Ø * 在收集廢物/資源的角色上,政府應調整架構,理順食物環境衛生署與環境保護署的錯置分工;
Ø 政府應投放資源推動綠色消費、珍惜資源、「惜用適棄」等可持續發展的生活方式,以回應香港人「地球二世祖」的習性;
Ø 本會支持廢物收費的理念,認為可以體現污者自付的精神;
Ø 家居廢物回收的目標訂得過低,顯示不了政府的減廢決心;
Ø 廚餘佔都市固體廢物量的38.2% (2004年數字),政府務必要積極謀出路;
Ø 反對政府躲懶,在沒有從源頭做好減廢工作前,過份依賴「一『爐』永逸」的焚化對策。


● 廢物政策定位 – 清潔工還是資源管理者?

「我們必須改變消耗型的生活模式,否則香港的堆填區將於未來6至10年飽和。」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在《都市固體廢物管理政策大綱》序言中,一語道破香港廢物汜濫的癥結,源於「洗腳唔抹腳」耗用資源的生活模式。

然而,文件並沒有針對耗用資源的二世祖生活模式,提供治本對策。而報告內的所謂對策,絕大部都是從末端收集廢物/資源的方法。局長上述指香港廢物過多 → 堆填區提早滿瀉的推陳,正好刺破了這份政策文件的思維局限。也就是說,即使找到處理垃圾的「必殺技」 ── 例如引入超級焚化爐 ── 大家是否便可以「持之以恆」,繼續「地球二世祖」揮霍的生活模式?

要知道,環保並不只是科技、技術、經濟的議題,還是社會人文教育、是人與自然的生態倫理問題。舉例說:

※ 回收:本會2005年的調查發現,72%的受訪者參與回收舊衣,但44%的受訪者卻曾丟棄未穿過的簇新衣服。在回收的舊衣中,平均有百分之五至十的「舊衣」還掛著「吊牌」,即完全未被穿過。

這個社會鼓勵回收,卻沒有同時推動惜物愛物、理性消費的教育。結果是大家以為做了回收,便盡了環保的責任,可以繼續過度消費。

※ 焚化:焚化固然可以大大減少廢物的體積,但廢物「不見了」,並不能解決揮霍自然資源的根本問題。廢物「不見了」,反而讓大家更盡情的過著消耗型的生活。
香港缺乏天然資源,生活所需幾近依賴入口,是塊自然資源的淨消耗地。過去三十五年,本地人口增加不到一倍,垃圾量卻翻了六翻。近五年的廢物增長率,亦較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OECD)平均為高。面對這樣高效的「造廢」社會,如果我們的廢物政策只著眼於推介「廢物處理工具」,便等同把環保部門變成「清潔工」,只管撿垃圾或回收廢物,而不是進取地擔當「資源管理者」的角色,倡導兼顧資源保育的可持續發展理念。

文件24段簡短地寫著,香港人2004年產生了180萬公噸的廢紙,卻沒有清楚解說,香港這個「二世祖」以平均每秒鐘砍掉一棵樹的駭人速度耗用紙張,或者說大家向地球先生苛索掉四分之一個香港那麼大的大片森林。我們用過的紙,有一半未被回收,便被扔到即將「壽終正寢」的堆填區。

這就是廖局所提及消耗型生活模式的寫照,但這份政策文件,就是回答不了這些核心問題。試問即使有最先進的廢物處理設施、又有完善的回收系統,又怎能管得了「地球二世祖」?如果連環保部門也缺乏可持續發展的思路,我們還能指望誰?

生產者責任 ── 落實污者自付原則
本會促請政府及立法會盡早通過生產者責任的相關法例,讓污者自付的原則得以實踐。

政府長期忽視生產者責任的倡議工作,讓生產商一直無須履行責任,清理其製造的過度包裝、飲品容器、濫發膠袋等廢物;這些廢物的處理費,甚至落到納稅人的肩上,並且無端增加堆填區的壓力。據本會統計,法案擬管制的廢物,每日超過2,100公噸,佔都市固體廢物總量的23%以上 (2004年數字),政府須耗用1.7億元代為清理 (見下圖)。這等同污染者食環保的免費早午晚餐,卻要香港人代為「埋單」,還要「執埋檯倒埋垃圾」般的不公道。

本會在2005年底調查發現,IBM、蘋果電腦、惠普、Dell和Acer宏碁等國際電腦品牌,均在其網頁作出「環保承諾」,聲稱有回收政策,來回收及處理用後的電腦。不過,這些高佔世界一半市場的國際電腦龍頭,絕大部分持「雙重標準」,未有在本港履行回收承諾。IBM和 Acer的客戶服務員回覆本會查詢時,甚至表示即使親身將舊電腦搬到辦事處,也不會回收。究其原因,是政府沒有設立生產者責任的法規,變相縱容對方「講一套、做一套」。

3


另一方面,政府立法時不應自我局限,把生產者責任限制於回收用後產品 / 包裝 / 容器的思維;反而應提供誘因,推動業者設計廢物量較少、有利回收,甚至環保產品,才能從治本地達致源頭減廢的效果,同時讓消費者有所選擇。

● 整合食物環境衛生署與環境保護署的錯置分工

食物環境衛生署主責收集都市固體廢物,但是協助篩選及回收廢物,卻非該署的工作。對食環署來說,舉凡廢紙膠樽鋁罐,掉到垃圾桶的就是垃圾;部門「環境衛生」這幾個大字,實質涵義是動員垃圾車「快、靚、正」的把垃圾收集、丟棄。

同樣的廢紙膠樽鋁罐,在環保部門看來,卻是不折不扣具回收價值的資源,只不過在現行處理城市垃圾的遊戲規則下,除非這些廢物在掉進垃圾桶前被「搶救」入回收箱,否則將無可奈何地被定性為「垃圾」,注定死路一條──葬身堆填區。

廢紙膠樽鋁罐究竟是垃圾抑或資源,原來取決於它們委身的容器:垃圾桶還是回收箱。「垃圾,是錯放位置的資源」,這句內地對垃圾的深刻形容,也適用於描繪本地廢物尷尷尬尬的實況。

垃圾的尷尬,在於與食物殘渣混在一起壓扁後,便難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受到污染,難以回收循環再用。台北在實施家居廢物分類時,採取垃圾車和回收車「孖咇」的收集廢物措施,配合市民分開棄置回收物資和垃圾,減少錯置的機會。

政府在十年前,便檢討過兩個市政局在收集垃圾時無法實踐資源回收的缺失,奈何光說不練的檢討,讓食環署和環保署重蹈這個輪迴般的覆轍。這兩個同樣處理廢物的部門,同時向庫房伸大手板,實際上卻內耗資源公帑:一個「勤快」地扔垃圾,不必理會堆填區即將「壽終正寢」;另一個就如「妹仔」般,只能在垃圾堆裡撿回多少有價值的物資。

除非把環保的真正理念貫穿相關的廢物部門、或統合食環署和環保署的工作、甚至成立專責的廢物政策局,否則具回收價值的廢物,將難以擺脫成為垃圾的宿命。

要成立新部門,也非甚麼驚人之舉。早在1989年政府提出的首份環保白皮書,便因應時勢新設多個專責部門。在這一年,政府成立了規劃環境地政科和渠務署;而1990年,則創立了規劃署。

《都市固體廢物管理政策大綱》輕描淡寫地引述「政府應檢討現行的廢物管理機制」。這寥寥十四個字,顯示當局並無深切反省錯置多年的部門分工。在這種倒置的格局下,即使推出家居源頭減廢計劃,也是個自我綑綁的工程。

● 廢物收費

在污者自付的原則下,香港地球之友支持廢物收費的概念。然而,政府必須優先做好「避免製造廢物」、「源頭減廢」,和盡早推出「生產者責任」法規,否則納稅人將要為真正的污者代付廢物處理費,有違污者自付的精神。

此外,文件119段把收費視作對付地球敗家仔的「藤條」,認為可以「讓公眾明白消耗型生活模式所帶來巨大的環境代價。」本會認為,收費絕非獨步丹方,只起著「多製造垃圾多付費」的阻嚇作用;對於付得起鈔票或缺乏環保意識者未必有效,故促請政府必須著力推動可持續的生活模式,從精神層面注入「惜用適棄」的生活態度。

● 家居廢物源頭分類 – 減廢目標過低

文件88段提及,家居廢物的回收率,會由2004年的14%,提高至2012年的26%。香港地球之友認為,這個目標定得太低、時間表也訂得不成比例的緩慢,顯示不了政府減廢的決心。

據2004年的數據,家居廢物中的廢紙和塑膠,棄置量分別有1820及1362公噸,佔家居廢物的26%及19.4%,即45.4%的總量。現時的三色回收桶,已涵蓋廢紙和塑膠。但政府提出2012年26%的回收比率,實質與45.4%之間,還存在高達19.4個百分點的上調空間。

倘若與亞洲四小龍相比,香港更是相形見絀。我們的每個家庭製造的垃圾較別人多,但回收率卻敬陪末座。六年後的僅有26%的回收率,大家能接受嗎?

3


● 廚餘

文件108段指出,香港每日能吸納的可降解廢物為500噸。而所謂的可降解廢物,主要為廚餘。

2004年,堆填區接收3,546公噸的廚餘,佔都市固體的38.2%,數量驚人。香港地球之友認為,政府必須盡早謀求解決廚餘問題的出路,否則徵收廢物收費時,製造大量廚餘的飲食業或會作出強烈反應。

● 焚化 ── 一「爐」並非永逸

文件112段指出,焚化設施每日處理的廢物量達5,700公噸。這相當於2004年都市廢物總量的61%,比例偏高,本會無法接受。再者,焚化成本高昂,操作費比堆填區貴一倍或以上,顯示過份依賴焚化技術,並不划算。

況且,倘若沒有提出有效對應「消耗型生活」的浪費習慣,便盲撞地興建焚化設施,根本無法回應問題。毗鄰的澳門經驗,便是活生生的例証。

澳門的人均垃圾量由2003年1.5公斤,跳升至2004年的1.58公斤。結果是,當地在1992年投產,原計劃可應付至2010年的焚化設施,提前接近飽和,澳門當局只能再花大錢,擴建焚化設備。

廖局長在序言那一段消耗型生活模式的描述,多少能應用在澳門的例子上。容本會不厭其煩說一次,即使有最先進的廢物處理設施、又有完善的回收系統,倘若沒有注入惜福愛物的可持續生活態度,又怎能管得了「地球二世祖」?


查詢: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朱漢強 (Hahn Chu Hon-Keung)
電話:2528-5588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