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廢物徵費 諮詢與試驗同推

 

香港地球之友高級環境事務經理朱漢強

2013年12月10日

香港經濟日報

 

當政改諮詢殺得興起,別忘了香港每日堆積如山的垃圾難題,同樣急需討論和解決。

 

垃圾按量收費,是從源頭解決垃圾問題的上策良方,而可持續發展委員會正以「減廢——收費點計?」為題,徵集大家對垃圾收費的意見。筆者參與了幾場諮詢會,留意到不少人對諮詢題目存在疑問,若果能釐清當中關鍵,將有助公眾表達意見。

 

減垃圾體積勝減重量?

 

整份諮詢文件,基本參照台北垃圾隨袋收費的經驗,即市民要用預先購買的垃圾袋裝廢物,並且每日在固定時段及地點棄置。整個做法,是透過「扔得愈少垃圾費愈少」的經濟誘因,落實污者自付的精神,達致減廢成效。

 

與台北一樣,我們在經歷垃圾量不成比例增長的惡質背景下,促成垃圾收費政策的出現。可持續發展委員會的諮詢題目有問:就「收費機制」上,你認為按廢物的「體積」或者「重量」去收費較好。

 

從政府的角度而言,收費是要解決堆填區爆滿的危機。那麼,堆填區面對的問題,並非垃圾太重,而是佔據的空間太多,譬如每日大量棄置的膠樽、發泡膠等,無不 「輕磅體積大」。以發泡膠為例,每日棄置的體積便相當於100部雙層巴士,夠嚇人吧。如果大家為省錢而把垃圾擠壓後再放到垃圾袋,可直接減少佔用堆填區的 空間。當然,站在環保團體的立場,我們更樂見大家懂得珍惜資源,減少無謂消費,直接減廢減量。

 

對於有物業管理的樓宇該如何收費,則有以下提問:

 

(一)個別廢物產生者使用預繳式專用垃圾袋盛載廢物,每次於容許時段內送到指定的收集點,如大廈垃圾房或政府的垃圾收集站,棄置過程會被監督;

(二)物業管理公司收集廢物,並按整座樓宇所棄置廢物的總重量/總體積向政府繳費……以按量收費原則共同承擔費用。

 

按戶收費易達標亦可行

 

以上「水蛇春」的描述,簡單講就是在問你希望選擇「逐戶按量收費」,還是「整幢收費再由住戶攤分垃圾開支」。前者最能反映公平原則,並達到減量成效;後者側重執行方便,卻大大減低減廢誘因。

 

如果目標是廢物減量,那麼答案不言而喻。只不過,設計問題的人,在問題中置入干擾信息,可能令市民卻步。例如:大多數有物管的樓宇都自設廢物收集點,但問 卷中卻殺出一句要居民把垃圾袋送到「政府的垃圾收集站」,這既不符大部分人的實際情況,反而有「倒米」的效果。至於「棄置過程會被監管」大可不寫,因為政 府要監管的不是乖乖守法的人,而是非法棄置者。

 

至於「於容許時段內」棄置垃圾上,多次聽過主持諮詢者引述台北經驗,指居民要定時定點拿垃圾袋到街邊的垃圾車,然後補一句:香港高樓大廈多,是否可行?

 

我想說,台北的以上做法,多用於數層樓高的社區;對於高樓大廈——別忘了台北高樓住宅多的是——則採取由屋苑清潔工代收,或在屋苑指定地點、指定時段(例如兩、三個小時)收集垃圾的靈活做法,大家根本不用「滾水淥腳」處理廢物。

 

諮詢會上,有爭論應該家居、工商業同時全面推行收費,抑或分階段進行。抱持後者觀點者認為,「家居垃圾多,應該先行」、但也有人分析「工商業較易落實,可 以做先」,但談到最後,大家明白要做馬前卒,誰都不願意。反而有一個觀點值得參考,那就是分階段做,可總結經驗,有利全面推行前有時間作出修正。

 

我的反建議是,由諮詢到正式落實廢物收費,至少仍有兩年時間,當局大可爭分奪秒,多做不同類型的試驗計劃,找出流程、配套可能出現的不足,盡早梳理,而不是讓時間白白流逝。更重要的,是管理廢物的壓力日趨嚴峻,並無太多時間可讓我們耗下去。

 

問卷有提及,有哪些措施支援回收。我會建議,增加設施回收廚餘、玻璃樽等更多種類的廢物、支援本地的回收及製造工業,及盡早落實電子垃圾、包裝廢物等生產者責任法規,讓真正的廢物製造者承擔責任。

 

別把垃圾圍城的風險留給下一代,讓政府聽到我們願意承擔減廢的聲音,登入以下網頁,填寫收費諮詢問卷:http://www.susdev.org.hk/tc_chi/online_view_collection_form.php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