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氣候變化如恐襲 各國難獨善其身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1次締約方會議(COP21)於11月30日揭幕,全球超過190個國家領袖齊集巴黎,出席歷來最大型的氣候峰會,期望各國攜手制定一份具約束力的協議以應對全球暖化。

 

中國和美國是全球碳排放量最高的兩個國家,國家主席習近平致辭時指出,發達國家要承擔多一點責任,協助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的需要,表明應該遵守「共同但有區別責任的原則」。美國總統奧巴馬亦指出,各國須制定長遠策略,建立一個低碳的經濟社會,中美更應以身作則,用行動合作推動其他國家減排。

 

徵碳稅 綠色經濟推動減排

巴黎氣候峰會期間,內地10多個省市持續霧霾,微細懸浮粒子(PM2.5)濃度「爆錶」,最高濃度接近1,000微克/立方米,超出世衞安全標準約50倍,周一更首度發出空氣重污染紅色預警,部分學校停課,可見問題之嚴重。而燃煤正是引致霧霾天氣的元兇,燃燒化石燃料所產生的主要溫室氣體二氧化碳更是無色無味,能在大氣中累積近一個世紀,令地球的溫度持續上升,引發極端天氣及反常氣候,對人類和生態環境造成難以回復的破壞。

 

巴黎氣候峰會,全球目標明確,盼在本世紀結束前,全球溫度不會比工業革命前上升超過攝氏2度。最受氣候變化影響的43個國家,包括菲律賓、孟加拉、馬爾代夫、哥斯達黎加、埃塞俄比亞等,則提出更進取的方案,要求氣溫升幅控制在攝氏1.5度內。但根據各國所提交的「國家自主貢獻文件」所列出應對氣候變化行動的政策和措施,基本上不足夠去實現攝氏2度的目標。如要達到1.5度的目標,各國必須實現零排放,以及在2050年前,百分百轉用可再生能源。

 

法國、德國、加拿大、智利等國亦聯同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及跨國企業等,於峰會組成「碳定價領導聯盟」,提出設立徵稅或交易機制,向企業就碳排放量徵費,以經濟手段推動減排。事實上,除徵收碳稅外,各國還可透過綠色金融,如通過貸款、發行債券、股票、保險等金融服務將社會資金引導進入環保、節能、低碳等綠色產業發展和政策安排,如發展可再生能源和一些緩減氣候變化的計劃。

 

在中國內地,綠色債券市場有巨大的發展潛力,預計於2020年前增幅高達10倍。中國的金融市場正在開放,並允許國外投資者於中國投資綠色項目。國家正在籌劃第十三個五年計劃,外界預期節能環保相關產業將迎來黃金期,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可捉緊機遇投資環保產業。

 

港消費增 碳足迹世界前列

香港政府亦於氣候峰會前發表了「香港氣候變化報告2015」,根據這份報告內容,香港就應對氣候變化看似涵蓋多個範疇,如改善發電燃料組合、建築物節能、綠色交通等。但事實上,應對氣候變化的能源政策和措施卻遠遠落後於很多城市和國家。香港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源頭來自發電,佔2012年本地溫室氣體排放總量近7成,使用可再生能源來替代化石燃料絕對是一個有效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方案。世界多處早已為發展可再生能源訂立清晰的目標及策略,可惜香港暫並沒有相關目標,只有早前於能源組合諮詢檔中提出由焚燒垃圾所產生約1%全港供電量,大大落後於其他國家。

 

香港於2012年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大約6噸,數字上比一些城市為低,但事實真的如此嗎?我們的計算方法只包括本地產生量,忽略了計算碳足迹。根據挪威科技大學於2009年的研究顯示,若將進口產品及運輸過程的碳排放計算在內,香港的人均碳足迹高達每年29噸,僅次於排放量達33噸的盧森堡。

 

香港是一個發達的消費型社會,市民的消費量不斷增加,令進口及運輸過程產生驚人的碳排放量。消費過後,我們又留下了大量都市固體廢物,處理這些廢物亦會產生大量溫室氣體,加劇全球暖化。應對氣候變化不僅是政府和企業的責任,還是個人的責任。每個人都要為應對氣候變化而努力,訂下個人減排目標,改變我們浪費和高碳排放的生活模式。

 

法國總統奧朗德於巴黎氣候峰會致辭時指出,氣候變化問題跟恐怖襲擊一樣嚴峻,各國必須攜手制定具法律約束力的協議,以應對氣候變化。氣候變化影響全球人類以及整個生態系統,沒有一個國家能獨善其身。人類最大的敵人正是人類本身,我們必須為地球和下一代負責,建設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未來。

 

撰文: 洪藹誠 香港地球之友政策及研究助理經理
欄名: GREEN FORUM

香港經濟日報 10.12.2015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